Demens

Faith:

请善待他们每个人,别拿着自己的爱伤害他们。不要求你每个都爱,但希望你能给予他们每个人应得的尊重。

米修:

嘎嘎现在真的太瘦了。心疼。
身体健康最重要。
希望我们的七个小傻子一直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

米修:

菠萝太干净了。
像个不经世事的孩子。

但是我还是想说,谁拍的照片,给我弟弟拍矮了!

gotonehead:

大哥line。
手牵上了就再也没有松开过……

but,你们身边没人在牵手啊……

我他妈的,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啊啊啊啊啊啊啊

【伉俪】lovesick

一只屁桃🍑:



ooc 一发完 略长




*一个平淡又俗套的故事





“林在范!”
老师敲了敲黑板,神情严肃的说道“别发呆了!站起来解释一下这个单词的意思。”

林在范漫不经心的站了起来,眯着眼睛看了看黑板上的单词“lovesick”
嘴角浮现一个笑容,懒洋洋的回答道,“老师,我认为这个单词的意思是……中了爱情的毒?”

全班发出爆笑声,老师脸色铁青的说了句“站着听课!”
朴珍荣无语的扶着额头,悄悄递过去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是单恋的意思啊,笨得要死”








1。

“朴珍荣!!你还下不下来了?!要迟到了!”
林在范骑着自行车,一只脚蹬在地上,冲着楼上不耐烦的大声喊道。
“再等我一分钟!”朴珍荣从三楼的阳台探出了脑袋,手里还拿着一只牙刷,说完了话又急匆匆的跑回了房间。
“每次都说一分钟,起码还要再等十五分钟……”林在范碎碎念的抱怨着,无聊的趴在自行车上发呆。




他们俩住在同一个小区,从小一起玩到大,小时候两个人总是互相看不顺眼,奈何两家的父母越走越近,慢慢的他们俩也在各种斗嘴争吵以及互相鄙视中磨合出了一种和谐的感情,直到上中学了两个人都一直是同班。




第十四分钟的时候,朴珍荣手里拿着一个杯子蹭蹭蹭的跑下了楼,一脸阳光的笑着坐在了自行车后座,很开心的晃了晃手里的杯子对他说,
“我妈早上打了豆浆,给你带了一杯。”
林在范懒懒的回了一句哦,然后把朴珍荣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腰上,很酷的说了句“搂着”
蹬着自行车飞驰了出去。



刚上中学的时候,朴珍荣其实也买了辆自行车。到了周末,林在范在小区院子里教他骑车,用手扶住车的后座,帮他把握平衡,结果从早上教到天黑了朴珍荣也没学会,林在范气的快要吐血了,累的瘫倒在草地上望着天说道,
“你怎么可以笨成这样啊……”


朴珍荣也又着急又生气,在他旁边躺了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服气的回了句,
“你现在总算是能明白,我给你讲题时的心情了吧!”
第二天林在范还是大清早的就跑到朴珍荣家楼下,把他叫了下来,耐着性子又教了很久。


好不容易教会了,一起骑车上学的路上,一辆车飞速的正面驶来,朴珍荣紧张的不行,瞬间失去平衡直挺挺的摔了下去。
人没什么大碍,反倒是把林在范吓得不轻,背着朴珍荣回家的路上,恨不得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祖宗,我服了你了,你以后再别骑自行车了,我送你还不成吗。”
然后这一送就是两年。



骑到了半路,林在范气喘吁吁的问道,
“喂,你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
朴珍荣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好像是长了点肉,但还是很淡定的回答道,“没啊,我妈还说我瘦了,让我多吃点。”

“阿姨骗你呢!”林在范皱着眉踩着自行车,“你可千万别再吃了,我都要累死了。”
朴珍荣在后面翻了个白眼,很不走心的说了句“知道了。”







2。

中学三年级,正是反叛心理严重的时期。
林在范一开始也会打架逃课或者被他前桌崔荣宰拉着去网吧打游戏,每次被林妈妈发现了就是一顿骂,不过林在范反正脸皮厚,也不怎么在乎。

后来林妈妈就让朴珍荣盯着他,林在范最受不了的就是朴珍荣的唠叨了,简直比打一顿骂一顿还要折磨人。从那以后,林在范内心叛逆的小火苗往往还没能熊熊燃烧起来,就被朴珍荣一盆冷水泼灭了。






当然也会有例外的时候。


朴珍荣晚上的辅导课刚下课,背着书包走出辅导班,就看见林在范靠在墙边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然后走过来接过朴珍荣的书包背在了自己身上,陪着他一起往回走,但是依旧没有说话的低头走路。
朴珍荣觉得有些奇怪,手肘撞了撞他,问道,
“怎么了?低着头干嘛呢。”
林在范揉着脑袋,闷声闷气的说道,
“没什么,我晚上去你家睡。”



林在范的父母工作很忙,一个月里有小半个月都在外地出差,小时候林在范就经常在朴珍荣的家里住,后来长大了能照顾自己了,在对方家睡觉的次数才变少了。



“不要,我卧室就一张床,我们俩挤不下。”
“放屁,上个月才睡了,难道你的床一个月之间缩水了?”
朴珍荣怄了一口气,又找不到理由反驳,很没底气的说道,
“那你睡客房吧,我想一个人睡。”
“不,客房的床睡的不舒服,我就要和你睡,”林在范勾着他的肩膀,很暧昧的笑了一下,靠在他耳边说道,
“再说了,咱俩谁跟谁啊,怎么能分床睡呢。”


朴珍荣的耳朵和脸颊慢慢变红了,嫌弃的甩开他的手,转过头刚准备骂他,忽然看到林在范的脸,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哈哈哈……你的脸怎么了?又打架了?”
林在范瞥过了脸,不屑的说道,
“我一个人打一群人,能不惨吗。”
朴珍荣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有点心疼但还是忍不住想笑,捂着嘴巴偷偷笑了很久,眼睛又笑出了小褶子,林在范瞪了他一眼,赌气的不说话了。


“所以……为什么又打架了?”朴珍荣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咳嗽了两声问道。
“还不是因为我太帅了,”林在范懒洋洋的说道,看见朴珍荣投过来的鄙视的目光又继续解释道,
“就一个智障暗恋的女生,之前追我被我拒绝了,那个智障就找了一群人来揍我,结果还都被我揍趴下了,你说他是不是很蠢。”



朴珍荣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晚上一定要去他家睡了。




好不容易躲过了朴妈妈充满担忧的追问,朴珍荣拿着一堆碘伏棉签回到房间扔在了林在范身上。林在范接了过来,晃了晃手里的碘伏问道,
“你不帮我?”
朴珍荣翻了个白眼说,“你自己没手?”然后拿着本书坐在了书桌前。
林在范撇了撇嘴,对着镜子胡乱的处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不断的发出“嘶、啊、啧”之类的怪异的声音。朴珍荣心如止水的继续看着书,毕竟这种套路已经用了不止一次了,林在范看他没有任何反应,在背后暗戳戳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火速的处理完了伤口。



晚上睡觉的时候,朴珍荣习惯性的把床头灯打开了,林在范最烦他这个坏毛病,一点也不环保,于是支起身体偷偷摸摸的准备去关灯,谁知道朴珍荣忽然睁开了眼睛问他在干嘛,林在范吓了一跳,手没撑住直接压在了朴珍荣的身上,嘴唇贴在了他的侧脸,愣了几秒,两个人赶紧推开对方,坐起了身,很嫌弃的擦着嘴巴和脸颊,然后陷入了沉默,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氛围。


过了一会儿,俩人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大概是觉得对方的样子太傻了,关了灯,窝在被子里睡觉了。


朴珍荣在黑暗中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说不清刚才突如其来的心跳加速是怎么回事。




林在范睡相很差,隔天早上朴珍荣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他用一种很诡异的姿势搂在了怀里,脸靠的很近,朴珍荣有些紧张的盯着他看,挺帅的一张脸上都是细碎的伤痕,被打破的嘴角微微张开,英气的眉毛略微皱着,还有眼皮上两颗标志性的痣,想起林在范总是因为这两颗好看的痣而洋洋自得,朴珍荣就有点想笑。


朴珍荣轻轻动了动身体,想要从怀里挣脱出来,结果被更紧的搂住了,林在范的嘴唇无意间吻在了他的额头,瞬间僵直了身体,熟悉的心跳感再次袭来,朴珍荣觉得他大概是真的疯了。








3。

上了高中,林在范选择了学音乐,两个人不在同一个班,距离也离的很远,除了上下学,平时见面的次数比以前少了很多。
刚开始朴珍荣会很不习惯。早上到教室了,没人再缠着自己要作业题的答案,午休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睡觉,看不到林在范难看的睡相,上课了,老师不会再点他的名字,朴珍荣也不用再偷偷的递过去写满答案的小纸条。
看到新的环境里没有了熟悉的身影,朴珍荣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当然,他把这一切归咎于林在范本人强大的存在感,而不是别的什么。





高三的晚自习下课很迟,教室里也没几个人了,林在范正在慢悠悠的收拾着书包,一个女生嚼着口香糖,很酷的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喂,你媳妇儿来了。”

“嗯?”林在范一脸懵逼的抬起头,“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女朋友了?”

“诺,”那个女生抬起下巴指向门外的方向,“天天来找你,都坚持三年了,还不是你媳妇儿?”
林在范往门外望了去,看见背着书包站在走廊等他的朴珍荣,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大概是听到了那个女生的玩笑话。



林在范拎着背包走了出去,大手一揽,把朴珍荣搂进了怀里,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说道,
“让媳妇儿久等了,都三年了,毕业了我就娶了你呗。”
朴珍荣脸立马变红了,胳膊肘抵了过去,瞪了林在范一眼,
“瞎说什么呢你。”
林在范依旧是嬉皮笑脸的,揽着他的肩膀,转过头盯着他的脸看,
“那你脸红什么?不会是害羞了吧?”
朴珍荣耳尖都红了,气鼓鼓地说道,
“那是因为天气太热了!”
林在范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捏了捏朴珍荣的脸颊肉,眼神变得很温柔,语气宠溺的说道,
“你以后要是有女朋友了,肯定也是被调戏的那个。”
朴珍荣莫名的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低着头没有回答了。





回到家,朴珍荣纠结了很久,打开了电脑,在搜索栏打下三个字--同性恋,鼓起了勇气按下搜索,对着页面出现的一大堆词条还有自白的帖子,很认真的开始浏览。
当看到词条那句对同性产生爱情和欲望的时候,朴珍荣撑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松了口气,他对林在范暂时还没有任何的有关欲望的想法,虽然因为一个吻而心跳加速了,但是同性之间做那种事,他想都不敢想。

至于爱情……大概也是他很荒唐的错觉吧,只是因为他们相处了太久所以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仅此而已,朴珍荣在内心默默想着。


但是为什么林在范一靠近就会紧张脸红,朴珍荣趴在桌子上,额头轻轻的靠在边沿,很沮丧的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4。

高三毕业那天,音乐班的学生编排了一场音乐剧,林在范是男主角,很烂俗又莫名感动的剧情,无非是关于青春关于梦想,对于将来未知的迷茫,冲破迷雾的励志的坚持,还有一路扶持终于迎来happy ending的爱情。


朴珍荣坐在台下,看着林在范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把娇小可爱的女主角拥抱在怀里,女生闭着眼睛,紧张又期待的神情,然后轻柔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朴珍荣摸了摸自己的侧脸,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两个人玩闹间无意的吻,有点想笑,喃喃自语道,
“还是不一样的啊。”




演出结束后,一大堆人吵闹着吃完了饭灌足了酒,去ktv唱歌,朴珍荣经常去找林在范,和那群人也算熟络,被强硬的拉着一起去了。

唱歌的途中,自然的玩起了一些助兴的游戏,每个人在一堆小纸条上写了各种没下限的恶作剧,朴珍荣抽到的还算正常,到对面包间找一个女生要了联系方式。

林在范打开纸条就很无奈的笑了一下,被一群男生抢过去一看,瞬间就开始起哄的叫着今天表演时女主角的名字,朴珍荣接过纸条,上面写的指定一个人接吻30秒,是挺无聊的,他看了眼今天的女主角,微红的脸上挂着很羞涩的笑容,好像的确很般配。




沉思了几秒,林在范突然站起了身,径直的朝朴珍荣走来,二话不说的拽着他走到了房间的中央位置,一群人愣住了,然后发出更加热烈的类似于“卧槽!!!”“yooooooo~”的起哄声。



林在范有点尴尬的看着朴珍荣,对他使了个眼色,他们之间太熟悉彼此了,只一个眼神,朴珍荣就懂了他的意思--用手挡住嘴巴装作接吻就够了。
但是他忽然就想装作看不懂了,用疑惑的神情看着林在范,起哄的人不耐烦了,不停催促着“快点吻啊!!”

朴珍荣大概是脑子发热了,没等林在范反应过来就直接吻了上去,嘴唇相贴的时候,他什么想法都没有了,脑袋里已经乱成了一堆浆糊,越来越喧闹的惊叹声,昏暗的光线还有嘈杂的音乐,林在范捏着他的下巴,回吻了过来,沉重的呼吸交缠在一起,他能听见自己震如雷鼓的心跳声。





林在范喝了很多酒,朴珍荣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他拖回了家,还要动作很小心的以防把父母吵醒了。
躺在床上,朴珍荣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主动吻了上去,绝望又无语地拍了拍额头,然后用手指轻轻摩擦着嘴唇,回想着之前的触感。

翻了个身,看着仰躺在床上的林在范,侧脸的弧度更挺拔更好看,他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可能真的不单单是习惯或者依赖就能解释的了,怎么样都欺骗不了内心了。
支起身体,双手撑在了林在范脸两侧,有点紧张的低下了头,闭着眼睛吻了上去,就这一次,只越界这一次。



只轻轻触碰了几秒,朴珍荣就脸红的抬起了头,懊悔着自己出格的行为,然后惊讶的发现林在范正半眯着眼睛看着他,迷迷糊糊的样子,神情带着不解和疑惑,犹豫了一下,按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湿润的嘴唇相贴,清醒的状态下,朴珍荣能清晰的感受到柔软的唇部带来的触感,被轻轻的撬开牙齿,舌尖抵了进去,林在范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吻得越来越热切,不满足的翻身把朴珍荣压在了身下,双手胡乱的抚摸着,整个人覆压在他身体上,亟待一个发泄的地方,安静的房间能听到压抑的喘息声。


朴珍荣已经呆住了,睁大眼睛看着林在范充满欲望的眼神,内心隐隐的有些害怕,毕竟他自己都不清楚两个男人到底要怎么做,更可况他的父母就在隔壁的房间,万一林在范真的要做些什么,被发现了怎么办。


还没等朴珍荣脑补完各种脑洞突破天际的场景,林在范忽然停止了动作,朴珍荣愣了一下,略微撑起身体,无语的看了眼枕在他的颈窝已经睡着了的林在范,叹了口气,脸上又忍不住露出了笑,把林在范的脑袋移到了枕头上,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轻声说了句

“晚安。”






5。

那天晚上的事,朴珍荣不知道林在范到底还记得多少,他也没敢去问,只能很没出息的当个鸵鸟,有意的躲着林在范。



朴妈妈在一个大学城附近开了一家奶茶店,暑假空余的时间朴珍荣就会去帮忙,高考完的假期很无聊,朴珍荣整天呆在奶茶店里,闲下来的时候,就忍不住会想起那个晚上发生的事,内心又总是带着点期待,也许林在范对他也不仅仅是朋友之间的感情呢……



刻意的躲闪也抵抗不住对方的主动找上门。

林在范穿着一件白色t恤,脚踩着一双人字拖,很没形象的样子走进了奶茶店,手里提着一个饭盒,塞给了朴珍荣,
“阿姨让我给你送饭来了,差点没把我热死。”

朴珍荣有段时间没见到林在范了,愣愣的看着他,脑海里瞬间闪现出那个晚上被他压住亲吻的场景,脸一下就变红了。
林在范好笑的看了眼朴珍荣,揉了揉他的头发,嘴角勾起笑容,
“怎么了,被我帅傻了?”
“没……”朴珍荣拍开他的手,打开了饭盒开始吃饭,“你怎么来了?”

“想来就来了,还需要理由?”林在范走去冰柜拿了杯冰可乐,“你最近怎么这么忙?都没怎么看见你了。”
只有朴珍荣自己知道,其实他整天闲的要命,只是不敢去找林在范而已,支支吾吾的遮掩了过去,




正好是大学生下课的时间,一大群女生涌了进来,基本上都是冲着朴珍荣来的,看到了身边的林在范,一群女生眼睛亮了亮,小声的发出花痴的感叹声。

林在范笑了一下,走到朴珍荣旁边,胳膊肘抵了抵他的肩膀,小声的问道,
“有看中的吗?”
“什么?”朴珍荣正在调奶茶,抬起头疑惑的看了眼林在范。
“就那群女生啊,”林在范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有你喜欢的类型吗?”

朴珍荣的心有点抽疼,他能说什么呢,我喜欢的就是你?要是真的说出口的话,林在范可能会用见了鬼的眼神看着他吧。
勉强笑了一下,悄悄指了指一个纤瘦清纯的女生,然后低着头说道,
“那个……还行。”
林在范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和平时一样戏谑的目光看着他问道,
“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要不要我帮你去问联系方式?”
“别别别,”朴珍荣赶紧拉住了林在范,无奈的说道,“我随便说说而已,你别乱来了。”



吃完了午饭,林在范拿着饭盒就回去了,等他离开之后,朴珍荣才露出了失落的表情,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失神了很久也没缓过劲,想起之前还存留的对方也喜欢自己的荒唐想法,就有点想笑。
果然林在范是正常的啊,不正常的那个只有他自己而已。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他们俩商量了很久,因为是不一样的专业,很难在同一所大学,于是决定考到同一个城市。
那个时候,朴珍荣看着地图,计算着两个学校的距离,规划了很多条路线,最后找到了一条最省时的,很高兴的记在了笔记本上,想着大学了即使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能经常见面也是好的。


通知书下来的那天,朴珍荣很紧张的打开那张纸,看见上面写的学校,心情瞬间跌落到谷底,一个人回到房间,把门反锁了起来,也不知道应该难过还是应该庆幸。


最后,因为朴珍荣几分的差距,他们俩一个去了南方一个去了北方。








6。

大学的时候,朴珍荣刻意的让自己变的很忙,加入各式各样的社团,闲暇的时间就去教授的工作室当助理或者在图书馆自习,假期也很少回家,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室友经常带着羡慕的语气说他过的太充实了,朴珍荣笑了笑没有回答。

只有他自己知道,忙的没时间想其他事了,他才能不再去想林在范。

但是到了晚上,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他躺在床上,总有一种错觉,也许翻过身就能看见那个睡姿难看的人了,徒劳的闭上眼睛,平静了很久依旧无法入眠。




林在范一开始经常会联系他,给他打电话,发短信,说的都是一些无趣的废话,类似于:
“食堂的饭很难吃,还是朴阿姨做的好吃,”
“音乐学院的女生挺多的,不过好看的没几个,”
“室友整天都不去上课,但我从来没旷过,一定是你以前管我管的太严了,我都有阴影了。”
朴珍荣总是耐心的听他讲,把听筒放在耳边,好像两个人的距离就能近些一样。


但是越是和林在范联系,朴珍荣就越不能压抑住自己的内心,每一次通话以后,都会失落很久,睡觉前总会把林在范发过来的短信来来回回的翻看,每一字每一句,想象着对方的神情和语气,到最后就连标点符号的位置都能铭记于心了。


后来某一次通话的时候,朴珍荣语气很平静地说道,“你以后少打电话吧,我最近挺忙的。”
听筒那边安静了几秒,然后笑着同意了,





大学以前,林在范每次生日,朴珍荣都会很早就开始准备礼物,虽然每次都会被林在范嫌幼稚,他也乐此不疲。

大学第一年,朴珍荣想了很久,在生日快要过去的最后一分钟,犹豫了一下,发过去一条生日快乐的简短祝福,第二年也是如此。


大三的时候,林在范生日前几天,教授临时有个项目需要带几个学生去外地,刚好是去林在范的学校所在的城市,教授问朴珍荣有没有时间去,他想了了一下点了点头,把很久以前就准备好的礼物装进了背包里。

项目结束的那天正好是林在范的生日,朴珍荣找了个借口从聚会中脱身出来,坐上车去了他的学校,即使是第一次来,他也并不觉得陌生,所有的路线,所有的街景,大学的每一个建筑,他已经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各种照片看了无数遍,想象着林在范在每一个地方路过的场景。



朴珍荣没有提前告诉林在范他会来,还是很幼稚的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站在他的宿舍门外,很紧张的吸了口气,然后敲了敲门。
一个男生裹着棉被打开了门,奇怪的看了眼他,语气谨慎的说道,
“我不买保险不参加活动也不需要兼职。”

朴珍荣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笑着说,
“你误会了,我不是推销的……那个,我找林在范,他在宿舍吗?”
男生松了口气,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你怎么不早说……林在范吗?他出去陪女朋友了,可能晚上才会回来。”


女朋友吗……朴珍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呆在了原地,舍友疑惑的看着他,吸了吸鼻子,提议道,
“要不,你先在宿舍等会儿他吧,说不定过会儿就回来了。”
朴珍荣很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走进了宿舍,他太了解林在范了,所有的生活习惯,所有的爱好秉性,朴信荣一眼就能认出他的桌子和床位。


床上还放着很久以前他送给林在范的玩偶,走到书桌附近,看着林在范摊开的笔记本,龙飞凤舞的字体和从前一样的豪放不羁,桌子的小隔间放着一个相框,朴珍荣拿了起来,里面的照片是他和一个女生的自拍照,笑得很甜蜜很美好,放在桌子上的围巾大概也是女朋友送的礼物,


他们太久没联系了,彼此的生活已经不再了解,即使林在范有女朋友了也不需要通知他一声,毕竟他们从来都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朴珍荣拿着相框,觉得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了,教授打过电话催促他不要错过了航班,想了很久还是没勇气放下自己准备的礼物,和舍友礼貌的道别之后离开了。







7。

不久之后就是寒假,朴珍荣每天都宅在家里不肯出门,朴妈妈只好强硬的把他拽出去串门。
无奈的站在林在范家门前,朴珍荣有种转身就走的冲动,偏偏林在范打开了门,很乖的对着朴妈妈叫了声阿姨好,朴妈妈笑着对林在范说,
“你陪着珍荣出去走走吧,他整天宅在家里不出门,我都怕他宅出病了。”




天气有些冷了,街道上也没什么人,朴珍荣低着头不说话,林在范也陪他一声沉默着,过了会儿林在范取下了自己的手套递给他,闷闷的说了句,
“别冻着了。”

朴珍荣接过手套,看着上面还印着辛普森的图案,忍不住笑了一下,鄙视的看了眼林在范说道,
“你都多大人了,还喜欢这?”
林在范搂住了他的肩膀,动作和从前一样熟稔,语气变的欢快起来,
“这说明我是个专情的人,喜欢一样东西就会喜欢很久。”
“是吗……”朴珍荣笑了一下,忽然就想起那张甜蜜的照片,如果是这样的话,喜欢的人也会喜欢很久吧。


街道上有几个小孩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背着书包,青春又无畏的样子,那个时候他们也总以为时间还有很多,陪伴也会很长久,计划的将来虽然会有坎坷但是想得到的最终总会得到。



“我们以前也经常这样,”林在范轻声说道,语气里都是怀念,
“我记得你以前特别磨蹭,每次在你家楼下都要等很久,所以就想着要报复你,每次经过这条路的时候,下坡的地方我都不按刹车,就为了吓你。”

朴珍荣笑了一下,很无奈的说道,“结果后来我们俩都摔惨了。”
“就是说啊,”林在范也忍不住笑了,想起了曾经差点没摔死的场景,感叹了一句,“以前真是太蠢了。”
但是最想回去的就是最蠢的那段时光,朴珍荣没能说出口。




“我们教授有个项目推荐了我,”沉默了一会儿,朴珍荣说道,
“但是在国外,可能要待一两年,同意的话,下学期就会去了,如果表现出色说不定就可以留在那里工作了。”
林在范听完之后,没有回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我……”

“那就去吧,”林在范打断了他的话,静静的看着他,表情很认真,“不是你曾经的梦想吗?既然有机会,就不要错过了。”
朴珍荣轻轻点了点头,林在范支持的事,他向来都不会拒绝。





去机场的那天,父母和林在范都来送他了,朴妈妈眼睛红了一圈,抱着朴珍荣不肯松手,朴爸爸无奈的拉开她搂进了怀里,语气郑重又不舍的对朴珍荣说道好好照顾自己,林在范站在一旁,脸上带着很浅的笑容,安静的看着他。



朴珍荣走了过去,语气里有点撒娇意味的说道,“抱一下吧。”
林在范笑容变的深了,张开双手戏谑的说,
“这么矫情干嘛?”
朴珍荣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搂住了他,脸埋在他的肩膀,掩饰着自己的神情,语气还是和往常一样,斗嘴般的说道,
“就矫情了这一次而已!”
林在范笑出了声,抱住了他,手轻轻的摸着他的背,轻声说道,
“以后又不是不见面了。”
朴珍荣哽咽的说不出话,偷偷用指尖擦了一下渗出来的泪水。




拖着行李箱,他没有再回头,这一次,是真的要放下了。








8。

如果朴珍荣离开的时候不那么决绝,回头望一眼,也许就能看见林在范不同往常的充满悲伤的表情,怅然若失的愣在原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很久也没有回过神来。




林在范的暗恋也许萌生的还要更早,但是一直懵懵懂懂的,他自己起初也没能意识到,只是觉得每天早上看见朴珍荣在楼上对他挥手,头发还乱糟糟的,笑起来有些傻的样子,心情就不由的变好了。不由自主的挑逗调戏,看着朴珍荣慢慢变红的脸,忽然就会有种抱着他亲一口的莫名的冲动。


后来意识到了,反而变的小心翼翼起来,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触碰,都会想着自己的行为会不会太明显了,朴珍荣肯定没有那份心思,自己也不应该表露出任何痕迹。

那个时候,他是真心的觉得,只要对方幸福就够了,考上理想的大学,有一个般配的女友,过着适合他的平淡的生活。
嬉皮笑脸的掩饰下,从来都是对朴珍荣的关心,以及隐藏了又隐藏,还是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满是喜欢的眼神。




奶茶店的试探,得出了一个错误的结论,强忍住内心的难过,脸上却还是无所谓的笑容,甚至说出帮忙去追理想型这种话。
他偷偷看了眼那个女生,幻想了一下她和朴珍荣站在一起的场景,虽然很不爽,但是怎么想都觉得很般配。



大学第一年的生日,他一个人在宿舍里哪儿也没去,攥着手机心不在焉了一整天,直到深夜收到了朴珍荣的短信,简短的四个字,他盯着屏幕来来回回的看了很久,忽然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笑。



大三的时候,暗恋自己很久的小学妹,非常高调的在众人面前表白了,林在范有点无奈,他不忍心让那个腼腆又倔强的女生当众出丑,想着私下再解释清楚,只好先答应了,结果就是一传十十传百的,一众人全知道系草林在范同学有女朋友了。
他自然是没有那份心思的,带着愧疚心理试着交往了一段时间,最终在生日那天说出了事实,被甩了一巴掌以后,林在范反而觉得松了口气。



桌子上放着的相框里的照片,一直都是他和朴珍荣的合照。
还是很久以前的照片,那个时候他们俩总是吵架,林妈妈拿着相机对着他们俩说“靠近点,笑一个”,两个人不情不愿的靠在一起扯出一个笑容,双手比了个V,很青涩很傻气的样子。
后来被吃醋的女友看见了,偷偷的换成了她自己的。




权衡了很久,依旧是鼓励和支持他去追求梦想。


只是,愿你前程似锦是真,舍不得你离开也是真。

在机场抱着朴珍荣,耳边轻声说出口的一路顺风是真心的,紧紧的搂住不愿意放开手也是真心的。



lovesick从来都不是单恋,而是两个胆小鬼这么多年的试探揣测最终也没勇气说出口的互相喜欢。





有时候林在范会想,如果时间能永远定格在某一个瞬间就好了。

他坐在自行车上,仰起头叫着朴珍荣的名字,明知道对方还要磨蹭很久,还是很早就在他家楼下等着,趴在自行车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看了眼手表,默默计算着时间,望着楼梯口,期待着熟悉的身影能快点出现。





就好像一切都永远不会改变一样。







The end。






















“好久不见”




林在范笑着说,勾起一边嘴角的笑容略微有些痞气,手里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眼皮上的两颗痣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当然,这就是以后的故事了。




崔君:

“自然 而然”    退休的美鞋国家八级书法家如是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