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营养

再见。

【伉俪】小别离

*回归,乱打

*刷瓜吧

*BGM-《想自由》林宥嘉(天啦噜我竟然有听华语歌的一天)


走在路上的时候,一小簇一小簇的樱花这儿那儿地冒出来,伏顺在枝头,眉眼低婉,还残留一点冬的吐息。

朴珍荣慢慢地看着这些樱花,清润的双目带一点春天的风,闪着春野上幼兔苏醒的迷蒙。总是有人感叹他一个成年人,眼睛还这么亮,带着孩童的天真。朴珍荣听了只是笑。

他觉得自己胸膛里提着的那颗心是老的。就像那些粉嫩的樱花下边藏着的虬根一样老。因为心很安静。


他轻轻走下长坂坡的时候河水在他身边静静地流。远处夕阳把一切涂抹上昏黄的胶片质粒感。水声清泠地携裹着一天的脚步淌向前...

40

虽然说了很多回跑路。那其实都是没想好。这次,是真的无限期停更啦。
取关请随意。
希望圈子能有更好的发展。圈子的文越好,越会有人要去了解写作对象本身。我自认没这个本事,放弃了。
太太太太衷心感谢给过我支持的朋友们。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会最后再写一篇。其他的留给你们鞭shi了。
谢谢大家!

2 3

【随机掉落】

*我大概脑子有坑


如果有谁胆敢给林在范安上“母性”这号词,林在范一定是非常生气的。尽管他不自知或者说他不愿意承认,但他的的确确把灵魂掰成五六七八瓣,时时刻刻盯在哥哥弟弟身上。


直到最小的弟弟像个大金毛犬扑上来的时候他才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散发着某种过于让人依恋的清香?

有没有他不知道,不过金有谦说,他身上有热巧的香味,所以他在午后的阳光里迷了眼,不顾一切地想要探究队长哥哥衣领里那截白皙的脖子,里面藏有身体某种涌动的密码。

最小的弟弟还带着孩子气的火热的体温,林在范的毛孔被烘得舒张。他觉得像陷进了刚烤出来的棉花糖里面,旋即警醒。

弟弟没有理会他没用的...

2 43

这是一个神仙房间。

1

有些女孩子一开口,每个字都是一片冰湖。

1

这里是头大,大头被饭堂气死了,我来代她说rap。

/学校的手续费!
这么他mua贵!
可怜我这穷鬼!
谁劝我都不对!

呸!/

2 2

我基要走重金属路线?!
哥特风?

10 2

【伉俪】【珍斑】早春

*很多很多bug请忽略

*有人嗑笔珍斑大三角吗?

*真的近期不再写了,没有天分

*有想法的话,请多多评论吧~

 

 

 

 

刚从医院大巴上下来,朴珍荣揉了揉头发,努力睁开比铁还沉重的眼皮。天蓝得不像样子,在农村的泥地里跌摸滚爬几个月,夜夜都能梦见无数触手从泥地里爬出来把他往下挣,城市坚硬的水泥地让朴珍荣这种典型的城市动物有了前所未有的舒心感。

 

朴珍荣本想直接往医院宿舍走,科主任一个电话又把他捞回去。看着乌泱泱人头前面的电梯,他行尸走肉般挪到一楼沙发旁,想小眯一会再上去。

 

耳边就传来一声土拨鼠叫。

 ...

30 56

【宜嘉】落水天

(一)

王嘉尔骑着小黄,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发出微信的提示音,他在心里叹口气,继续让酸痛的双腿做着抡圆运动。

初夏的天并不是水洗一般透明的蓝。雨水多的G城在盛夏的光芒还未完全打开之前,天空总是留有一丝春的寒阴。春夏秋冬,在临近赤道的G城,含糊地混成一团。

抬头看见这样的一爿天,又看见那些嫩生生的叶子,再抬头看看聚起来的乌云,要下雨的预感和对微信内容的感知让他很难自我排解。日子是真的难过啊。王嘉尔站起身来,和往常一样身子离开自行车垫,冲破门卫警告意味的叫喊,把小黄甩到楼下停车亭,三步并作两步奔上楼,开电脑。

有一条出乎意料的好友申请,躺在学生会的夺命call和老师的连环催图中。

“你好,...

9

【谦斑】枷锁

lof这个令人窒息的操作

露冷:

*大号发不了发在这里了


*复健有些困难,没写好


(一)


金有谦站起身来的时候拍了拍身上的灰,但是怎么也拍不干净。


橱窗很大很透明。里头有一男一女在谈笑,柜台的橙黄色小灯打在原本就烤得焦黄的牛角包上,面包店里还有一张白桌子,上面的白瓷瓶里有一束花。


金有谦想起那天回家看见男的抱着个洗头妹在啃。他吸溜了下鼻子。


收拾好脚边的工具,女的从店里走出来,步摇生莲的。手里拿个袋子,里面躺着焦黄的牛角包。


“谦子,今儿的。”


他接过去吃。有块酥皮摇摇欲坠,他连忙用右手去盛。...


36
 
1 / 8

© 没营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