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ens

【风声鹤唳】

夜雨骤落。
王嘉尔往日里总是睡得沉,今夜却有些心绪不宁。雨声淅淅沥沥,像暮钟一声声敲打着他的眼皮。
他慢慢睁开眼,云色浓重,在他明亮的眼里游移。他闭上眼,长吁一口气。朱窗外,罡风阵阵。

段宜恩练剑归来,汗薄薄地附了一层,却不急去梳洗。如豆灯光里他俊秀仙逸的脸庞明明灭灭,看不清脸色。只是掩不住的斜眉入鬓,泄出一丝沉郁。忽的他眉头紧锁,目光定定望向远处虚空的一点,起了薄茧的指尖,一点一点扣着剑身。

出了大殿,崔荣宰拂了拂膝上的尘,撑开伞。行雨中,他步履不紧不慢,宽大的伞面隐去了他的表情。不一阵,却听见崔太傅闻名遐迩的好嗓音在暗夜的巷里幽幽响起。歌毕,他抬头一望那昏晦莫辨的天色,嘴角赫然是一抹笑。

锵。锵。锵。
金有谦一袭黑衣,拖着他的长剑在空寂无人的街上走着。渗人心骨的凉雨落在他的斗笠上,随风入了斗笠上的垂纱,伏在他的长睫。金有谦喜欢听剑拖行的声音,那是剑活着的声音。他邪邪一撇嘴角,擦去血迹,一步一步,行迹如鬼魅般向前走去。

莺笑燕语,靡靡之音。
斑斑眼波流转,执扇轻笑。不多时手上一杯酒,也不喝,轻轻晃着,姑娘们身着姹紫嫣红,眼迷心醉,只盼着这位公子哥能赐上一枚秋波。人拿着酒却是不饮,转手送了旁的一个姑娘,风拂柳般柔然抬手抹去她唇上酒滴,众莺惊呼。

忽的一声门开。“该走了。”

黑衣人少年身形。斑斑无奈一笑,“真是,没办法呢。”
“不知何时再见春色。”斑斑笑着,脚尖一点跃出窗外,眼底却血色暗涌。

雨还在下着。廊里站着人,长身玉立,眼眸深邃,看不出情绪。
“主子,夜露深重,您旧疾在身,还请移步堂内。”
“无妨。人可入瓮?”
“一切妥当。只等令下。”
“那便好。叔早些歇息。”
林在范抿了抿唇,转着手上的扳指。目光没有一丝温度。锋利的下颌线如新月,划破夜阑。风起,庭院落英几许。

“先生,早些歇息吧,冷着呢。”孩童稚嫩迷糊的声音打断了读信的朴珍荣的思绪。
朴珍荣笑了笑,起身走到孩子床边,一下一下轻抚孩子脸庞,烛光映在如玉般的眼睛里。“先生过会便睡,你先歇息。”“先生难道是要走了吗?”孩子迷糊的发问,漏出些许担心,不舍与愁意。珍荣看着眼皮睁不开的孩子,不禁被逗笑了。“是啊,要走了。”他顿了顿,“也该走了,有一场盛宴要赴。”朴珍荣望向窗外。孩子恍惚觉得先生不似平时的先生,柔黄的烛光中,朴珍荣周身凭空生出寒雪般的气场。淅淅沥沥的冷雨,映出了珍荣眼里的刀光剑影。

雨还在下。

我喜欢你们,喜欢你们,你们听到了吗!虽然我不知道可以多久,我知道我很幼稚,我向往着古典,前卫,后现代,摇滚,赛博朋克,琴棋书画,八九十年代的传奇,基科,建筑,博尔赫斯,昆德拉,哲学,疯子。。。。。。。。。。。但是我还是喜欢你们,哪怕我正在分裂。

他们走着。
在爬山。
弟弟们说的老年人趣味。
"山真高啊。"
"再高也会有尽头的。"
"累了可以歇吗"
"只能一会,不然就没有动力了。"
"走这么远,会看到想要的风景吗"
"不知道,是个赌注"
"我们能一起走多久?还有他们"
"。。。"
"为什么不说话"





风窸窸窣窣,林间叶子闪着贝壳一样的光。





"你明白的,终有歧途。"





"我只能保证自己,站在七角的中央。和我的心,给了你很大很大的一块地方。"
"你来心里住了,就再也走不掉了。"







走了好久。
"我也是。"

【随机掉落】

【请世界多给我们基一点善意】

空无一人的走廊。
手机放在腿边。耳机耷拉着掉在地上,不知疲倦地唱着。沙哑的男声,思念着故土的雪,却无法从日渐怠苦的爱中逃离。
他仰着头,盯着房顶的蜘蛛。一墙之隔,人前热闹非凡,人后萧然莫名。
崔荣宰对成员说,我想多留一会。不是没看到他们的眼神。只是他不敢直视,怕眼泪,怕所有强撑的筋骨,都软下来。他还想维持着生气勃勃的假象。
他一直盯着那只蜘蛛。蜘蛛爬着,没有规律的爬着,但是蜘蛛的动线不能给他以答案。他放弃盯着,闭上眼。
腰隐隐作痛。他想我是不是再也笑不出来。
因为就连那根蛛丝,也断了。
王嘉尔有一天笑着笑着,说解开枷锁,那都是骗人的,枷锁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嵌进肉里。你要背一辈子的。
如今现实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快落下。
他想起入深海的感觉,在待机室的门外不能呼吸。

"荣宰哥?"

bambam1a站在那里,逆着光,使他看起来像个有金色翅膀的精灵。他深深地看了崔荣宰一眼,坐了过来。玩着崔荣宰的耳机线。


"哥,"小孩软软地叫。"小的时候我很怕鬼,当然现在也怕,我承认。妈妈说你不能怕,不能怕,但我还是怕了,看见了。"
"我当时恐惧地一动不动,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冷汗好像溪流一样从我身上淌下来。我觉得如果我走动一步,就会像木偶散架了一样。"
"我待在那很久很久,久到我觉得我在永恒里面走了一遭。然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emmmm好像没什么意思?"
......小孩说话还是这么没逻辑。

太阳光突然打进来,崔荣宰看见空气里有尘浮游。
"哥,我是想说,总会有一些时刻,嗯,你觉得天要塌下来了。但是,你会活下去的。emmmm我是说,一切都会过去的。因为没有比时间更智慧的东西了。它会帮我们搞定一切。不好的事情来了,好的事情就会,跟着来。"
斑斑仰头叹了口气。"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好事情了。"

崔荣宰正盯着小孩四处张扬的发丝,小孩无奈自嘲又夹带丝丝委屈和悲凉的话一下子击中他的心。他揽着小孩往怀里抱。


"会的。我们斑说会有好事情,就一定会的。"






希望每个人都能与时间为友。

【随机掉落】

王嘉尔气丧丧地走在路上,口袋里揣着借课室的表。
辅导员那副嘴脸还在,每列一条罪状他的短毛就竖一根。
其实他就是个委委屈屈死跑腿的副部。他的思想流浪到还未到来的晚上。觥筹交错,欢声笑语,每个人都开心的肆意,而他就是狂欢过后剩下的渣滓。
他抬头看天,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觉得生活着别人的生活。没人会同情他,因为是他选择了留守在不完全喜欢的专业,选择参加社团,选择热闹,远离安静。而且,众生如此,不亦乐乎。
但他又能怎样,他喜欢击剑,而他爸对体育养家这个想法深以为恐。从小到大凡是他爸感到匪夷所思的想法,都会胎死腹中。
林在范说算了吧,我们都是普通人。头破血流的,难看。伊卡洛斯又怎样,还是死了。
不过说这话的他,动作没停下来,汗水一颗一颗地打在地板上,他眼角的锋芒让王嘉尔一个战栗。
王嘉尔挠挠头,看看天上白白的太阳。你也和我一样啊。他想。
走回教室,看见段宜恩睡着,软萌的oversize卫衣愣是被他穿出一股仙气,旁边是改好的图纸。
王嘉尔又一气,想到自己改了涂涂了改的灾难式平面图。
"你的粪管呢?你的雨棚呢?没高差老子是要穿着雨鞋进我自家的房吗?不要问我,自个去查,出门别说你是我学生!"
王嘉尔又发了会呆,回神发现这人醒了,盯着自己的图。
他一个横眉怒指:"你说,你为什么什么都干得好!"
段宜恩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沉默。
王嘉尔更来气,趴下去睡觉。
一会儿响起来声音:"没有,我不会击剑。"






"再想想办法吧,图总会改好的。"







"今天没有办法,明天就会有,反正,我在。"









王嘉尔心想,这人太得过且过了。
又偷笑。生活就像块拼图,一块一块地,总会看到明路,反正,那人在嘛。

【随机掉落】

他穿着格子衬衫,哈伦裤。
随意走在街头,耳机里放着nirvana。
冬日的薄阳冷冷地打在他身上,他不觉,闭上眼摇摇摆摆颓然走着。
他想着没有尽头的练习,机械的重复;他想生活已然变成电梯下落时的失重,而他无措。他叛逃过,离开玩弄他于股掌者,离开视线的囚笼,离开热热融融抱团取暖的同病者之窝,离开他,去试着出离愤怒。他手指有了薄茧,他声音里不易察觉地滑入一丝烟哑。但是他仍然徘徊在无法自解的命题里,无法从最初离经叛道的哲学里醒来。
风很大,一冲一冲地扑脸而来。
他看见那人了,仿佛世界的尽头,身后云翳变幻。
那人穿着红色连帽衫,破洞裤,没有变,像从前。但是谁都明白人贫瘠的希望永远赶不上时间的想象和创造。
但是他手里拿着一朵花,毛茸茸的一个球。
他噗嗤一笑。太不像他,行洒如风的bboy king,和一朵快秃头的小花。

风很大,刮得很响。

那人开口了。
今天它就是你的全世界。而我拿着你的全世界。

他笑了。
怎样都还是要,好好活下去的。

-汐沉-:

回歸倒數D-15

我今天翻著讀書人的美顏

就看到這一集

那時候我整個尖叫

JB用他的蜜嗓唱著Fade away(這張我最愛的歌~~)

唱到"總堵住我的嘴說著這是愛"

讀書人就問要怎麼說 搞事情眼神

然後就示範了......

蹦米你的眼神暴露了一切(不

真甜~~

我覺得這倆真的可以互攻 不要打我......

影片:

(170810) JJ Diary the Moments_20

明天來放段總~


爭取今天更文~~

回歸回歸~~

明天公布歌單!!

跟著日程表倒數的感覺真好

這是我最近的起床動力!!

Faith:

请善待他们每个人,别拿着自己的爱伤害他们。不要求你每个都爱,但希望你能给予他们每个人应得的尊重。

米修:

嘎嘎现在真的太瘦了。心疼。
身体健康最重要。
希望我们的七个小傻子一直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