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ens

钥匙『下』

深棼:

 
 


伉俪
 
上次说的是重庆森林没有错噢,趁此机会卖一下电影安利
 
应该是这么久以来写得最舒服最开心的文了
  


*
 
 
每天到朴珍荣家里这件事成了林在范改不掉的习惯,虽依旧是偷偷摸摸,有了那句“替我保管”,在潜意识里就像是获得了特许。
但是这一天,朴珍荣比往常稍早一点下班,可林在范还慢吞吞地在收拾着厨房。敏感的听觉捕捉到了开门的动静,连洗手池都来不及收拾,整个人就钻进了小衣柜里。
趁着朴珍荣转身打开冰箱的空档,林在范轻手轻脚地从衣柜里爬出来,拿起角落的背包,穿好鞋子刚准备开门,就听见朴珍荣从厨房大喊的那一声“等一下”。
 
林在范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管身后穷追不舍的朴珍荣,一路从家里跑出了居民楼。
雨正下得大,豆大的雨滴渗进双眼,林在范一时看不清前面的路,自然也不知道小路边蹿出一辆摩托车,就这样被蹭得摔在了原地。
 
 
 
 
“你跑什么啊,怕我把你吃了?”朴珍荣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帮林在范的膝盖上药。
林在范盯着面前帮自己上药的人的发旋,心里不断反复地确认着自己是不是在梦里,还用手用力地捏了一把脸颊,因为真实的痛感还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看来是梦醒了。
 


刚从大雨里跑了一趟,两人早已浑身湿透,没来得及换衣服,面对面坐着的时候不知道偷偷瞄了多少眼。林在范不好意思开口,朴珍荣忙着为他处理伤口,一时之间空气中流淌着怪异的静默。
直到处理好伤口,林在范还是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朴珍荣还是先举手投降,扔了自己的黑T和运动裤给林在范。
他自己倒是不见外,就地把湿嗒嗒的衣服脱了下来,看着坐着发愣的林在范还催促了两句。
“怎么?都是男人,还不好意思了?”
 
 
“切,才没有!”
赌气似的回了一句,二话不说就脱了身上因为吸水而变得沉重的卫衣,露出了精壮的身材,刚准备脱裤子,却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
除了朴珍荣还有谁。
林在范红着耳朵,转过身去,假装没有看见。其实他刚才的犹豫,只不过是因为害怕被发现自己有了反应而已,他本以为朴珍荣很瘦,没想到他那么有“料”。对方是个直男,总不好被他知道一个男人因为他起了反应。
 
 
 
 
*
 
 
看来是时候摊牌。
 
“林在范,之前进我屋子的是你吧。”
点点头。
“那,买新毛巾沐浴露的也是你吧。”
点点头。
“整理书架,打包女装藏起来的都是你吧。”
还是点点头。
“你喜欢我,是吧。”
点头点了一半,像是突然惊醒,抬头只看到面前的人嘴角噙着笑。林在范心想怎么就落了套,这不是我预想中的告白啊,一点都不man!
 
色令智昏啊色令智昏!
 
 
 
“喂,林在范,你知不知道两个男人谈恋爱,该做些什么?”朴珍荣问的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不如,你教我咯。”
“为什么?教你有什么好处咩?”林在范缩在沙发的一边,原本细长的眼睛此刻睁得浑圆,双手警惕般地抱在胸前,躲避着不停向自己靠近的朴珍荣。


“你偷偷进我家的事,一笔勾销,怎么样?你给老板帮手这么久,应该懂得不做赔钱的买卖这个道理。
“再说了,我上次说的来我家看球赛,意思不够明显吗?”
林在范像拨浪鼓般摇摇头,这次不是装傻了,是真的不懂。朴珍荣也是真拿他没办法了,心想着这样都不懂,怎么就让他偷偷溜进了自己家里,还一个多月。
 
 
   
心一横,朴珍荣扔了手里的书,凑到林在范面前,双手捧着面前人的脸,稳稳地对着嘴琢了一口。
“我又想了一下,两个男人谈恋爱哪有讲究那么多,你不愿意教我,那我便照自己的方式来。”
“哈?你同我啊?”
朴珍荣点点头。
 
“你想好喔,没有后悔药给你的。”
朴珍荣还是点点头,任由林在范环抱着自己,下巴顶在自己的肩窝,自己也正好顺势揉了揉他的一头顺毛。
心里竟比喝过的西米露还要甜。
 
 
 
 
*
 
 
“老板,两份皮蛋瘦肉粥。”
“两份?自己吃?”
“当然不是啦。”
看着朴珍荣止不住上扬的嘴角,老板当下就懂得了话里的意思,心想大概是在等哪个小女生,还暗暗地为他的好朋友def心疼了一把。
 
 
可是朴珍荣并没有马上走到座位上等,而是撑在收银台前,探着头往后厨瞄,没一会儿就见林在范端着两碗粥出来了。
“出来一起吃。”朴珍荣忙接过热乎的粥,转身走到窗边的位置。
“啊?”林在范并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还矗在收银台前。
 
“过来啦,没睡醒啊?”
老板愣愣地看着那两个人坐在窗边慢慢地喝粥,虽不是眉来眼去那么肉麻,但互相对视着小声交谈的样子莫名和谐。在朴珍荣伸手擦去林在范嘴角的残羹时,老板更是睁大了双眼。
有情况!
 
 
 
“什么情况啊你们?我有点看不明。”
“拍拖咯,还有什么情况。”
林在范说的随性,笑意却是藏不住的。
“啧啧啧,真是估不到,世界变化太快,我要跟不上啦。下一次我要为难他一下,不能给他欺负你。”
 
真的是在谈恋爱吧,朋友的调侃像是给他打了一阵强心剂,也算是让他有了更多的实感。
 
 
 
 
*
 
 
林在范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太笨,为什么好像从来没有感觉到过朴珍荣喜欢自己,却迷迷糊糊地上了他的贼船?还心甘情愿。难道是自己又发梦?
 
“想什么呢?”
“就......为什么是我?”
头枕在朴珍荣结实的大腿上,怀里逗着前段时间领养的猫,实在是舒服到自己没有办法心安理得。


 
“其实一开始我都没发觉的,可能是某个时候勒,觉得对你来我家里这件事并不反感,反倒是暗暗期待,这样讲好像有点变态,但是当时真的是这样。”
“你到底几时发现是我偷偷进来的?”
“约你看球赛之前?好像还早过那个时候,因为我发现了一个辛普森挂件,你不知道你丢了挂件啊?我后来去店里吃东西的时候,看到你包上拉链还留有挂件头喔,完全不记得啦?”
林在范摇摇头,羞得想拿猫遮住自己的脸,神经大条惯了就没有想着找回原来那个,反正自己家里还有一个屋子的辛普森。
 
 
 
“真正知道是你,应该是某次看到你从我屋子里出来吧,只不过你没发觉,在那之后,我也没摊牌。我好好奇,一个男人来我家里,帮我整理打扫,还把我前度的东西都打包藏在角落头,难道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看着林在范的反应觉得非常有趣,朴珍荣忍不住在话里带点捉弄的语气。
“一开始不知是谁的时候,还非常想找出那个人,不过知道是你,我反倒没那么急。怎么讲勒,好像还有点期待喔,下班回到屋子之后又会有什么不一样了。不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闻到什么,都会想象你在屋子的各个角落游走的样子。”
 
 
 
本来还笑着别过脸去的林在范,听完这句话,敛了笑,定定地看着朴珍荣。被看着的人也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人。
 
“你是不是”
“是呀。”还未出口的话被朴珍荣打断,“我喜欢你了。”
仿佛要掉落进朴珍荣眼中的星海,只好用大笑来掩饰自己的紧张,猫咪的毛被自己的手指缠了又缠。
 
“你再抓,Nora要喊痛啦。”
然后就顺势把林在范逗猫的一双手握在手里,居高临下地低下头,碰碰鼻尖,又觉不够,还是尝了尝唇瓣的味道,细微的水声为空气中注入一丝暧昧。
 
朴珍荣笑得狡猾。
 
“想不到你挺甜的喔。”
 
 
 
-END-
 
 

评论

热度(90)

  1. Demens深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