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营养

再见。

【伉俪】声声慢4.4

朴珍荣一直以来,都是默默流泪的。
发出的声响再大,世界也听不见。

他承认,有一点点怨林在范,为什么好像有意逃离他身边。
不,他应该过更好的生活。这样想朴珍荣就消了气。

之后种种变故,朴珍荣觉得不能再去烦林在范。他已经大了,该学会自己拿捏。

外人看起来,朴珍荣早熟而独立,通礼而疏离。但王嘉尔经常站在朴珍荣这边,就连段宜恩,有时候也撇嘴问林在范:"你是不是对你弟太不关心了?"
林在范跳起来:"老子今天没让他洗碗!"
反正他就是有理。

林在范还瞪他呢,"你怎么收买的我兄弟?"
"色相啊。"朴珍荣捻了一朵花戴头上,眼射春波。

小时候,巷子里乱。朴珍荣刚来没什么朋友,开窗看下去,全是拿着棍子树枝打斗的景象。
一个领头的孩子指着个正在捉弄人的小孩,给了他一根棍子,"你要是敢打,我们就收你为朋友。"
朴珍荣皱了皱眉,他想行侠仗义,应该没问题吧?
他哥冲过来,火得扬起的巴掌直抖。终究没有打,朴珍荣战战兢兢地抬一点眼皮。
"你今天敢拿起那棍子我明天就打断你的腿!"
简单粗暴,行之有效。
朴珍荣在这般言语威胁间奇怪地觉得,林在范走在夕阳里的背影,有如麦田里最忠实的守望者。

住的跟筒子楼差不多。隔三差五街邻里坊,鸡毛蒜皮无小事。
对面楼就有对兄弟。哥哥从小聪明伶俐,弟弟从小愚笨宽厚。两个人水火不容,半夜三更还能听见哥哥大骂弟弟是傻逼废物的声音。声声污秽,不堪入耳。
你问父母为什么不管?因为哥哥是家里的顶梁柱啊。
林在范捂住朴珍荣的眼睛。
朴珍荣拉着林在范的手,仰头看他,"人不会赚钱,是不是就没有价值了啊?"
"当然不是。"
"真的吗?"
"真的。"
"你要是有个亲弟弟,会不会也这样?"
林在范摸一把弟弟的头。朴珍荣就明白了。

没多久就听见弟弟捅了哥哥的传闻。

人间事,神难判。

朴珍荣说什么,林在范都会听。但是林在范很少说自己的感受,朴珍荣就觉得不对等。于是他也慢慢把事埋在心底,期望感情的天平能平衡。
至于是什么感情,朴珍荣还没想清楚。

那一天能那样抱着林在范,感受到他细小的依赖,朴珍荣心中已然一阵狂喜。他激动得半天都握不住笔。

此刻,面对林在范,他就丢掉了所有铠甲,放肆地哭了起来,不管不顾地就抱住林在范。

因为,压力实在太大了嘛。未来,又看不清。
要是没有上好大学,怎么去赚大钱给林在范过上好的生活呢?

刚跟着林在范的时候,朴珍荣夜里会睡不着,怕一觉醒来,林在范已经把他丢在不知名的巷子里。

没过多久他就摸清了林在范的软脾性。一个人不管不顾地要钻进林在范心里的话,林在范是没有能力拒绝的。

林在范呐,就是在你最伤心的时候,没有一句废话给你最大拥抱的人。朴珍荣变态地深吸一大口林在范的味道。

林在范一下一下地顺着朴珍荣的头。"怪不得王嘉尔那么喜欢你的头。手感真挺不错比楼下狗还好。"
。。。。。。?

林在范憋了很久。"没关系,慢慢来。"
"你这句话有点逊捏。"朴珍荣吸溜着鼻子说。
"让你少看点言情剧啦!"

林在范抓了抓朴珍荣的后颈,眼睛盯着朴珍荣墙那边的"遗像",不知为何眼神有些异样。

上完课,林在范约上狐朋狗友去看电影。烤肉滋啦滋啦地响,林在范掏出纸笔。
"哥们儿,我儿子要高考了。我要制定一个爱心应援计划,为期七个月。"
爱心俩字,让在座各位的灵魂深深地被震撼了。

大一音乐系新生崔荣宰夹起一块肉说,"老大,我帮你要一点安神的音乐。"
"嗯,要是放出来有一点你开嗓的声音,我就立刻往你爸的茶里倒砒霜。"
"不会的啦!纯音乐哪里来的人声啊!"

会议十分激烈的间隙,王段两人出来上厕所。
拉上裤链,王嘉尔问他,"林在范,你放下了没。"
段宜恩冷笑,"远着呢。"
他指指自己心脏,"你问问它,愿不愿意让他从这走。"

洗手,擦干,喷香水,打发胶,抓两把,段宜恩又是那个和黯然神伤没关系的贵公子。
王嘉尔瞥一眼门缝里的林在范,想到朴珍荣,不受控制地叹了又一口气。

出来撞上段宜恩跟一个大个男孩大眼瞪小眼。男孩鬼鬼祟祟偷吃零食的模样。
"组长,你怎么在这?"
组长?
真的没搞反吗?
王嘉尔实在想不到每天被段宜恩诅咒的小头头是这样一个顶着奶奶灰喷菇头的乖乖小男孩。
男孩瞬间脸涨得通红。"段。。段。。段宜恩!你新一季度的财务报表还没给我呢!"
连声音都奶滋滋的,王嘉尔的违和感,要怎么打消哦。

早上睁开眼,林在范的大脸在朴珍荣眼前:"早!"
随即把早餐送到床上,细心地铺好桌布。
朴珍荣受宠若惊。
下午写作业,林在范拿进来一杯牛奶,慈爱地抚摸朴珍荣的头:"来,喝了吧。"
朴珍荣喝着像喝毒药。
晚上,朴珍荣要进去洗澡,半天没找着衣服。他进去洗澡间,林在范拿着衣服跟进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林在范你猥亵儿童啊!"
林在范气得咬后槽牙,但还是尽可能春风拂面。"乖,衣服我给你挂上。"
朴珍荣惊恐万分。

"林在范!我是高三生,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植物人!"

"儿子啊,我们要不要换个房子?"
朴珍荣猛的抬头。"不要!"

他有私心的。一方面念旧,一方面心疼钱,一方面,他想自己给林在范买个大房子。
怎么回事我这孝子心理?

林在范正给朴珍荣缝校服裤。他颤颤巍巍地捻着针,抖抖索索地穿进去生怕扎了手。视死如归的神情实在是很好笑。

朴珍荣见他缝的惨不忍睹。"你还是放过我的裤子。都成咸菜干了。"
林在范如获大赦。他拿了朴珍荣的月考试卷。
"林在范呐,你说我大学学什么好?"
"城乡规划。"
"哈?为啥?"
"把这边规划到拆迁范围。"
朴珍荣假笑。

"年级四十六名还想怎样啊,够上我们学校了。"
朴珍荣停下来,直直地看着他。
"林在范,我不想只做普通人。"
"我想站到顶峰。"

林在范也静静地回望他。
"好。"

"啧,朴珍荣你是正常人吗?偏科也太厉害了吧?"
"数学化学烂成一锅粥的人物理和生物是怎么考到满分的?!"
"最难的阅读作文拿了满分前面那些题错了这么多?!"
"谁让你在选ABCD那写god knows的!谁!"

林在范觉得不行。

他让朴珍荣写知识卡片、逻辑卡片。写完了,朴珍荣背。背了林在范问朴珍荣。
问着问着,他们开始拍画片。

林在范,真是耽误朴珍荣积极向上的废柴哥哥呢。

早上醒来,林在范给了他一沓纸。朴珍荣把知识点贴的到处都是,睁开眼就背。
厕所里。"嗯。。。汉皇重色。。。啊。。。思倾国,嗯。。。御宇多年。。。啊。。。求不得。。。"
王嘉尔瘫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
"林在范你个禽兽!"
买菜回来的林在范甩了两把葱在王嘉尔脸上。"禽兽要做饺子你吃不吃?"
"吃!"

第二次月考,朴珍荣冲到第十名。
女孩子星星眼跑来找他问错题。他一一耐心地讲了。
讲完,女孩子羞羞答答地问:"一起回家吗?"
"不啦,不太顺路,你小心点回去吧。"
女孩子的笑淡淡的,像浮在水面的光影。
"好。"

期末考,他考到第五名。

林在范还是租了间房子在学校旁边。少见的,他很强硬。王嘉尔和段宜恩看他辛苦,凑钱给他买了辆身形瘦小的粉红小电动。

每天看他英姿飒爽地弓成虾子骑上小电动,是朴珍荣一大乐趣。
真是令人感动的兄弟情。

林在范也没多做什么。变着花样做饭,每天去接他听他说东说西,看着书打着字陪他到凌晨两点,早上准备好一切为了让朴珍荣多睡十五分钟。

烦的想暴走的时候,就趴在林在范背上眯一会。

生活不是泡在鸡汤罐里。第一次模拟考,朴珍荣回落到五十八名。
林在范第一次流露出了担心:"儿子啊,难受吗?"
朴珍荣笑着说:"不啊。"
他是真的不难过。林在范在身边,他莫名地有底气。

"在路边鼓掌不是不可以的。你这样,把自己是不是弄得太苦啦。"林在范赏赐了一个对狗头的抚摸。
"林在范,你知道我的梦想的。"
"能学到更多的知识,才能有更大的能力自由度。"
"也才能,给别人带来更多的福祉。"

第二天去学校,阿斑贼兮兮地凑过来,"你有马子我怎么不知道?"
"?"
"她自己说的啊。"

林在范这天有事没来接他。走到一条小路,朴珍荣回头。
"你别再跟着我了。快高考了,收收心吧。"
"那,高考完了呢?"
"我不会喜欢你的。"

流言蜚语不知道从何而起,等到朴珍荣察觉的时候,班主任来找他谈话。
"珍荣啊,你是真的和她早恋,并要求她帮你作弊吗?"
班主任拿出一叠纸条,字迹与朴珍荣完全一致。
还有一张自拍,女生嘟起嘴可爱地笑着,他趴着睡觉。

不到一周,林在范就赶来学校。

流言还在流传,阿斑怎么辩护都没人信,急得团团转。老师因为闹了乌龙,拉了面子,对朴珍荣也不咸不淡。
朴珍荣没有在意。他知道,最宝贵的是什么。
那天他在办公室门口,林在范不可遏制的怒气溢满了整个办公室,他头一回看见林在范那样放声对女性。
他看看外面染上暮色的流云,轻轻地笑了。

"你怎么知道的啊?"
"我有预感。你湖边的那副照片下面,用铅笔写了好多you're mine。不仔细看看不见。"

晚上林在范不让朴珍荣写作业,跟他坐在阳台,把他的头按到肩膀上看月亮。朴珍荣偷偷嗅着林在范的味道,心里笑得很开心。
他觉得,所罗门的钥匙渐渐来到他身边。

"加油!加油!"一起经历高考同甘共苦的单纯,是青春里最舍不得抹去的记忆。
上考场前,四个人抱头痛哭一场,为彼此打气。
王和段两人挥舞着横幅,在高考场外丢尽了人。

结束完,和林在范回家,打开电视。
新一季的电视剧在放着。

评论(13)
热度(19)

© 没营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