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营养

追求美丽而无用

【伉俪】声声慢5.3

(五)19,25
林在范和朴珍荣拒绝了学生会的好意,自己把行李扛上了7楼。
拿钥匙开了门,林在范走进去,还没迈开步子,就结结实实地摔一跤,行李箱倒了,轮子骨碌碌地转。
朴珍荣抻长脖子,看着光洁的地板,愣是看出来他未消的痘印。

握着拖把的舍友擦了把汗,深藏功与名。

朴珍荣从他哥的尸体上踏过,满面春风:"你好!我是生物系的朴珍荣!"
"你好!我是物理系的尔冬!"

后面一个哥们儿颤颤巍巍地直起腰,满头大汗,"你。。。你好。。。我是城乡规划系。。。系的凌载容。"

。。。。。。?????

林在范的脸突然蹭地有些变红,耳尖粉粉的。

朴珍荣没注意他哥,兴高采烈的表情有点僵。他"嘿嘿,嘿嘿"干笑两声。

往前走两步,一个倒悬的人脸在面前,鼻尖碰上朴珍荣的鼻尖。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们,我是生物系的南北。"

每每谈及初见,朴珍荣都眼带嗔怪,小粉拳一挥:"哎呀好公子,你可吓死奴家我了。"
旁边的尔冬当即解下拖鞋,舞得虎虎生风。

"感觉挺不错,一屋子妖魔鬼神,省的你祸人祸一窝。"
林在范拿抹布擦了擦床板,抖开新买的蓬松的被褥,往上铺,铺开一面斑斓缤纷。
朴珍荣定睛一看,是他死都不愿意带上的辛普森麻花被子。
他拼命阻止他哥蠢蠢欲动想要蹦床的脚,"林在范你再有一点皮肤面积在我床上我就把你所有的辛普森内裤都丢光。"
开什么玩笑,一百多斤的肉呐。

舍友们津津有味地啃着鸡爪,看林在范和朴珍荣推推拉拉。林在范执意要留下辛普森玩偶,朴珍荣以死相逼。舍友们苦口婆心地劝看起来像叛逆期不孝子的朴珍荣,林在范得以乐滋滋地把辛普森玩偶留下。

中午在食堂给林在范打饭,朴珍荣无视了林在范渴求的眼神,一个辣菜都没打。一个都没有。

林在范委屈得直在桌子底下蹬腿。

第一天上学,朴珍荣特意起了个大早。楼下门还没开,朴珍荣坐在长长的灰暗的甬道里,双脚随着音乐打节拍。他觉得下一秒这两只脚就像飞鸟一样,冲破这道铁栅栏。

早晨的空气新鲜而清甜。朝阳一点一点从地平线上来,给万物染上色彩。远看是一片橙红,近看带着夜未消的玫粉。风是指挥自然苏醒的手指,所到之处,叶子摇摇曳曳,掀起一波绿浪。

深秋的萧瑟还未来。朴珍荣的脚步乘着风,跑得轻轻快快。

老教授温和地笑着。脸上的每一根沟壑,都藏着岁月的智慧。
他说,同学们,21世纪是生物科学的世纪。这话不是空话。我希望,你们永远地记住这一刻。

阳光探头探脑地爬上窗框。朴珍荣盯着那片光斑,心里漾着无尽的快乐。

第二天由于前天夜聊过于丰富,大家都起晚了。冲下楼时舍管大爷拦住他们:"电脑!登记!"
尔冬等林载容登记,不耐烦地骂了句:"你大爷的。"
"对!我就是你大爷!"大爷叉着腰,理直气壮。
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哈哈大笑起来。

周末到了。院楼前人声鼎沸人头攒动,南北对朴珍荣说大操场那边更惨烈,全是校级的社团组织在招新。招数可比院里的花样多。

四个人兴奋地左瞧瞧右瞧瞧,觉得自己是F4,气焰嚣张得不行,殊不知自己就是傻白甜的小花,等着旁边笑得像老鸨似的学长学姐们去采。

载容和尔冬被学院的学生会招了去面试。朴珍荣和南北拔腿向大操场走去,一路上朴珍荣经过了多处没见过的好风景,时不时停下来瞧瞧,瞪得水汪汪圆溜溜的大眼睛把嘴里头没蹦出来的惊叹全泄露出来,南北手插兜里慢悠悠地跟,嘲笑他说一个本地人跟十年没进城似的。

朴珍荣顶不服气地回嘴说我可是边缘人呐边缘人。南北上前撸一把他的头。

大操场架势实在是盛。满眼望去全是人。尽管如此,校级学生会的气派,无人能挡其锋芒。

全场唯一一间室内的学生服务中心,愣生生被他们改造成招新点。

炎日当空,有空调者为王。

朴珍荣跑去空调底下吹了个爽。他忽然想起什么,掏出手机。
"喂?林在范?""我靠我可一周没见你啦。也不知道你办公室在哪。"
"你赶紧来找我,我这周可不回家了啊。"

林在范慢吞吞踱过来的时候朴珍荣正举着冰淇淋舔得欢。远远看见林在范的大白t,转身又急急忙忙买了一根。
南北奇道:"你怎么一下吃两根。"
朴珍荣冷笑不语。

林在范走过来努努嘴说朴珍荣你给我尝一口。朴珍荣递过去,林在范一张口,原本蛋筒上没化几口的雪糕尖尖都没了。

南北惊了。

旁边着奇装异服的妹子双眼放光地凑上前来:"这位同学!不要犹豫,不要徘徊!我们奇人异事研究社最适合你!"

朴珍荣维持冷笑。

拗不过小孩的犟脾气,老人家林在范兴致缺缺地陪着两个小孩满操场地逛,叮叮当当算下来,朴珍荣竟然递交了一个组织和六个社团的申请表。南北只加了一个,正是奇人异事研究社。

"因为离我最近。"节能主义者二号南北如是说。林在范双眼放光,激动相拥,颇觉找到了知己。

晚饭林在范带着四人翻墙去西边一条街觅食。在滋啦滋啦的辣锅声中革命友谊得到了无穷的升华。朴珍荣惊觉多年来竟没发现林在范肚子里那么多故事,引得大伙对大学生活浮想联翩。

"大学生活真好啊。"四人尿坑前连排站着,凌载容感叹一句。
朴珍荣点点头。"是啊。"
南北低头看了看,笑得邪魅狂狷。"可不,大学生'活'可真好啊。"
朴珍荣半天才反应过来是个荤段子,他阴恻恻地去掏南北的裆。
大学生活,辣花摧手。

朴珍荣看水没了,嘟囔着起身要去找服务员添水。
林在范把朴珍荣碗边菜上的辣椒粒夹掉。
"弟弟们,可以的话,拜托你们照顾我弟弟了。"
大家停下筷子看他。
"他小时候经历过一点事,现在跟我住,家里条件不好,虽然是城里人但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要是有无知的地方,别嘲他太过分。要是有不得当的地方,不太过分的话,还请你们多担待。"
"以后,大家好好相处。我虽说也没什么立场,但还是,先谢谢你们了。"

良久,尔冬出了声。"嗯,在范哥,你放心吧。"
干一杯。

开学朴珍荣要填这样那样资料。林在范带了一些放在宿舍里,朴珍荣和舍友们告别,跟林在范走到研究生宿舍大楼。
"怎么这么远啊,想来找你多不方便。学校建那么大累死个牛哦。"
林在范看见朴珍荣撅起嘴,刚吃完辣锅嘴唇烫的红嘟嘟的。他松松地握个拳一推朴珍荣脑袋。"你个小懒鬼,下了课走路走半小时也到了啊,还有满地跑的校巴是被你自动忽略了还是怎么的,坐校巴也能来啊。"
"嘿嘿嘿我这不是开学忙嘛,你说你没见我好几天了是不是想我了啊。"
男人之间,感情的表达本就内敛。如果是父子,还能透过电波,通过这一点掩耳盗铃的距离,来述说心中无可寄放的思念。
但,是哥哥和弟弟。尴尬的是,还是在同一所学校,打电话这一行为,实在有些狎昵。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件事。
心理诊谈室的老师已经很熟悉林在范了。有一次她强硬地对林在范说把你弟弟也带过来吧。
两人有些一样的诊断结果:"内向,情绪稳定"
冷静,对周身事物感受度低,沉稳内向,反应较为缓慢。有掩饰真实想法倾向。

"在范呐,虽然我这话说的有点杞人忧天,但你和你弟弟,彼此的交流还是不够的。虽然他总有一天要长大,要离开你,可是你们也算是这世上互相唯一的牵挂了。"
"话不是放在心里的,话是要说出来的。你对其他人已经关上了心扉,对自己唯一的弟弟,就要开一扇窗了。"

朴珍荣依稀记得,那个老师拉着他的手,温暖干燥。爬山虎在窗外的阳光里活凌凌地舞着,阳光躺在窗台上。

"荣荣啊,我知道你读过很多书,我知道你有很多好朋友。可是书不是活物。人来来去去,你不知道他们能陪你走多久。既然哥哥在你身边,你就多给他说说话,也多听听他的想法,好吗?"

站在中庭的合欢树下,朴珍荣看着楼上玻璃映出来哥哥的和老师的身影,在心里点了点头。

此刻他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他知道他哥肯定一笔带过,然而心里好像有新芽悄声无息地探出来探出来。他还是期待着。

"想啊,那当然想,我宿舍里头那堆臭袜子也想你。"
朴珍荣和林在范石头剪刀布老是输,被罚洗袜子。
朴珍荣一个飞踢。

研究生宿舍只住两个人,林在范本来跟对床打了招呼说借给弟弟睡。
没成想一打开门,看见他抱着衣衫单薄的女朋友在亲。
男生艰难地从女朋友的千娇百媚中抽出身来,笑嘻嘻地说不好意思啊,我这不是一下子没找到地方嘛。

朴珍荣被女人身上绸质衬裙反射的光闪了眼。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深更半夜,他和林在范面面相觑。朴珍荣翻了个白眼,林在范头上有不可见的三根黑线。
朴珍荣被满腔的愤怒烧得差点失去理智。林在范连忙按住他。
又在活春宫里游了一轮。朴珍荣抱着手臂:"诶,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你不行啊?"
林在范差点要炸毛,"你信不信现在我就行!快睡觉!"拿被子包住他弟,他弟弟在被子里吃吃地笑。
忽闪忽闪的睫毛一下一下挠在林在范心上。林在范浑身都痒,却无法挠到实处。

他捂住朴珍荣的眼睛,说太晚了,睡吧。
朴珍荣想,哥哥是个笨蛋啊。捂得那么松。
他以为他藏得严严实实的笑意漏出来,朴珍荣透过指缝看见他弯弯的笑眼像月牙一样可爱,唇边的小括弧像是盛满了清甜的梅酒,看一眼人要醉上几分。朴珍荣心上滚过一道暖流。
他把眼睛睁开又闭上,用眼睫毛挠哥哥的手心。哥哥搂着他说好了好了真的睡觉啦。
搂了没多久又把手收回去,翻了个身。
朴珍荣有点愣。他盯着哥哥的后背很久。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什么,他觉得,高考前的问题,他需要仔细想一想。
也许,这是要思考一辈子的命题。

"朴珍荣我觉得你还是加得太多了,社团什么的,现在看当然是像回事,可是进去了就会发现一无是处而且耗费时间的。"
"?不多吧而且不是只有组织才做事?"
"别天真了朴珍荣,要是我巴不得一个都不加。"
。。。

朴珍荣还是留了四份申请表。
林在范撇撇嘴,不置可否。

当然是全票通过。看惯了各式各样歪瓜裂枣的学长学姐们,对水灵灵白生生的瓜娃子朴珍荣满是期待。

第二周朴珍荣没什么事,去图书馆总馆。"哟,林在范。"
"哟,朴珍荣。"
四周都是高大的木质的书架,书页散发着新与旧时代交织的气息。林在范和朴珍荣坐在梯子上,在这座知识的迷宫中背靠背看了一下午的书。

"周末回家不?"林在范不经意地问。
"回,以后,"朴珍荣停了停。"没什么要紧的事就,一起回家吧。"

"好。"

回家,一个永远充满希冀的词语。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