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ens

无与伦比

Issues:

*宜嘉.
*设定是还没有智能机的时候.
*勿上升真人.

“我要是不答应呢?”
段宜恩给天台上的太阳晃得不行,眼睛一眯,本来就挺不耐烦的表情看着更凶了点,王嘉尔本能地缩缩脖子,心想这人看着挺好说话原来这么不讲道理,学着古惑仔里的大哥把校服外套往肩上一甩,“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五分钟前他把人从教室里喊出来单挑,到了天台问他喜不喜欢F,段宜恩说不喜欢,王嘉尔说那你以后也不能喜欢她,段宜恩问为什么他说因为我喜欢她。
“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男孩一向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黑背心底下的肌肉暗自绷着劲儿,企图起到威慑作用。

“哦,那你不客气吧。”段宜恩干脆蹲到杂物堆的影子里看着他,王嘉尔一个人晾在太阳底下,想着也不能真给他一拳,脸上有点儿绷不住,“欸你这人……”怎么不按剧情走呢。
“不打?那我走了。”段宜恩蹲阴凉地跟他大眼瞪小眼(实际上只有王嘉尔在凹气势),没等到下文便准备走人,站起来眼前一黑,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腕已经给号称要和他单挑的人握住。不等他看过去,对方先放开他,“我是怕你碰瓷!”
段宜恩打了个哈欠,“哦…我又没说什么。”
“既然你不能保证不喜欢她,那以后就是公平竞争,记住啦!”王嘉尔故意撞开他的肩,走的时候还惦记着气势,结果给铁的门把手烫得几乎跳起来。段宜恩没忍住,笑了。王嘉尔极快地回头看他一眼,把门摔得震天响。

这叫什么事儿。段宜恩想他刚才那一眼,找他单挑的人反而委屈了?
他撇撇嘴角。

再一次碰到是周末的补习班,说是机构,实际老师和学生都没变,就是换了个地按班上课。唯一的好处是座位不固定,还可以不穿校服。

王嘉尔被数学老师叫起来的时候正梦到带着小弟巡街,魂儿还没得瑟回来,旁边有人小声说选A,他忙不迭答了,结果老师恨铁不成钢地说这是计算题怎么给你四选一。
教室一阵哄笑,王嘉尔身边的人笑得极为放肆,他低头一瞧是段宜恩,三魂七魄都醒了,坐下之后防火防盗一样瞪着他。
“你来我们班干什么?”
“凉快。”段宜恩指指他头上颤颤巍巍的电风扇,“我们班的坏了。”
“哦……”他当然不信,但挡不住困意,不一会儿就又把头埋进胳膊里——不忘背对段宜恩,护食的猫似的。看他睡得迷迷糊糊,段宜恩拍拍他的背说我走啦。王嘉尔一抖肩,心想咱俩又不熟走就走呗,干嘛还通知他。
等不止一个人盯着他背后笑他才反应过来,把写着“我是笨蛋”的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周一上操的时候三班的段宜恩因为裤子黏在椅子上起不来,给检查的同学记了逃早操。
周一中午王嘉尔打楼下过的时候被人从楼上呲了一脑袋水。

来来回回斗了几轮,到后来互相见了面都跟条件反射一样提防。某天补习课段宜恩照例坐到他旁边,王嘉尔看见透明瓶底的昆虫贴纸也只呛了几口水,没像以往一样找他理论。段宜恩犹豫着拿笔戳戳他,问他有没有事。
王嘉尔透过水瓶看他,眼睛的放大像 在水波中摇摆,“你也觉得人太善良很傻吗?”
“你听见什么了?”
也没什么,不管是一些小人之心的人恶意中伤,认为王嘉尔的善良热情全是装出来的,猜他什么时候会露出马脚。
“如果每个人都在装,那多累啊。”
“那你呢,你对每个人都不伪装,你累么?”
王嘉尔放下瓶子,“不用装怎么会累,难道跟最喜欢的人也要装吗?”
“可是很麻烦啊,就…对每个人都很好的话,太麻烦了,我做不到,你却做到了,”段宜恩说这话时始终看着他,“做得…还挺好的。”
“我也没有对每个人都好,比如对你我就不用太善良。”不太适应和他如此真挚的对话,王嘉尔打开书试图缓解别扭的感觉,结果连书带假蛇一块儿扔了出去。段宜恩笑得前仰后合,跟打印机一样有规律地鹅鹅鹅。

这之后两个人不再闹得那么厉害,除了打打嘴架,偶尔也会一起打打球,扯扯皮。段宜恩拎了两只奶油雪糕去了他们班没看见人,问原因的时候那些人有点讶异地说“原来今天王嘉尔没来么,我都不知道”然后重新闹成一团,知情的告诉他王嘉尔今天请了病假。他又拎着雪糕走到个地方,发现大概是学校怕出事,把天台的门封了。他往台阶上一坐,舔舔快化掉的冰糕,给王嘉尔发短信。
「病得严重吗?活着吧?」
一只雪糕进了肚对方也没回音,另一只几乎全化掉,黏了一手,被段宜恩用力扔进了垃圾桶。

下午上课前各班坐教室里听广播,百无聊赖的时候手机屏在桌兜里一亮,段宜恩看了一眼捂着肚子申请去卫生间。
「人没什么事,但我好无聊啊啊啊 今天广播放了什么歌?你唱给我吧^_^」
「可是我唱歌不好听」
「对病人善良一点吧 拜托」
段宜恩拿录音功能练了几遍,小声唱了一段拿彩信发过去,盯着收件箱,不大敢呼吸。
「很好听啊 还骗我说不好听 段大虚伪」
「段虚伪你还会唱什么?嗯…射雕的主题曲你会不会?」
段宜恩又挑了几首歌唱了,大概十几条彩信之后短信提示他余额不足,他在隔间里跟人失了联,有点失落地咬嘴上的皮。没一会儿王嘉尔打过电话来,说才想到他们其实可以打电话。他那边很吵,说话的时候有点喘,段宜恩反应很快,“你去买充值卡了?”
“哇原来你不光唱歌好听,还挺聪明。”
“……”
“你不唱啦?真不唱啦?”
“…你住哪儿?”
他当时真有点惊讶,“其实也不太严重,干嘛你要过来么?”
段宜恩听出他那点儿雀跃,说反正在学校待着挺无聊。王嘉尔报了地址,他挂了电话就去班主任办公室请了假。下了出租车在小区门口被卖水果的大爷拦住,忽悠着买了个果篮。

王嘉尔一见他就笑得不行,说你还挺有礼貌,真当探望病号啦,段宜恩有点发窘,恶声恶气地放到地上说你不要拉倒待会儿我拿回去吃。王嘉尔笑得眼睛眯成缝,拆了果篮掰了两根香蕉,往沙发上一坐,递给他一根。
段宜恩陪他打了一下午游戏,走的时候王嘉尔喊住他,挺认真地说段宜恩谢谢你啊,小时候我生病我妈会把我带到单位,长大了不好再去,今天我一个人可无聊了,幸亏你来啦,虽然拉着你翘课不太好。
段宜恩说我之前跟你站在天台上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一天,要是能穿越我绝对……
“我绝对还会去的。”
王嘉尔咦了一下,他以为段宜恩会故意说不去。
“咦什么,难道你不想和我做朋友啊…”
“欸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么?”
“……那你认为是什么?真还把我当情敌么?”
一米七五的男孩站在玄关那儿看着他,像有了意识的稻草人一样立在吊灯底下,除了胸口起伏,一动不动。
“不算朋友吧,”王嘉尔走过来,把他整个人都给抱住了,“得是好朋友才行。”
段宜恩这回真愣住了。
王嘉尔抱了一会儿才放开他,凑到他校服上嗅嗅,“阿姨给你用的什么洗衣粉啊这么好闻。”
“别转移话题,这招不管用。”段宜恩把后背上的纸扯下来,“……解释一下'如果看到这个傻子请联系1xx xxxx xxxx'。”
亏他还以为抱他是因为良心发现。
王嘉尔眼神极无辜,“留的是我的电话,你有哪里不满意么?”
重点在于他给他后背贴告示还叫他傻子好不好,段宜恩想反驳,结果又给他抱住了,“以后不会跟你开这种玩笑啦,好朋友。”

之后好朋友段宜恩名副其实,和他待在一块儿的时间更多了,有天打完球看见F和她男朋友十指相扣路过操场,段宜恩设法挡住王嘉尔的视线,对方没什么波动,说行啦不用挡了。段宜恩不大会处理这种情况,只好安慰他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况且F之前还跟他表过白呢转脸就又和别人拉手,这样的人你趁早死了心……王嘉尔比了个停的手势,“叫你段虚伪原来没错,之前听别人说你特别高冷……哎对了,你会跳交谊舞么?”
话题太跳脱,段宜恩一时没跟上,“啊?”
“周五晚上有舞会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
王嘉尔嘴巴一扁,“F之前说和我去,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可我都练了好久了……”
“明白了,但我不会跳啊。”
“没关系,我教你!”

当天晚上俩人分别跟家长编了个理由没回家,等保安巡逻完才溜到操场上。王嘉尔教完最基本的步子就试着加音乐,怕被保安听见还插上耳机,一人戴一只。段宜恩搂着他慢悠悠地转圈,因为耳机线的原因,俩人挨得也近,王嘉尔的嘴唇几乎贴着他的脖颈。
这叫什么事儿,一个男的在失恋的当天搂着另一个男的跳交谊舞——虽然说是好朋友,段宜恩心情有点复杂,心说你怎么就看上F了呢,什么眼光。可这话他说不出口,只好悄悄把手搂得更紧些。
安静了好一阵子,王嘉尔突然开口,说他其实早就不喜欢F了,段宜恩脚下一顿,问他什么时候,他说不记得了,大概是遇到你之后吧。
说话的当间俩人一直没换过姿势,王嘉尔的鼻息惹得段宜恩有点痒。
“还有什么要交待的么,你?”
王嘉尔乖乖地说没啦,真的没啦。
“那以后,也永远不用伪装了,在我面前。”
王嘉尔挺疑惑地说我本来也没伪装啊,又把这话过了一遍,耳朵变得跟段宜恩的一样红。
“好。”

其实段宜恩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王嘉尔不是在天台上,而是有次寒假社会实践,统一给小区清理鞭炮纸,其他人都应付着扫几下地就去找负责人盖章,只有几个人认认真真把指定的区域给扫得干干净净,其中就有王嘉尔。他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负责人宣布结束的时候王嘉尔笑得特开心,哪怕脸上和身上都脏兮兮的也笑,不小心和段宜恩对上视线也只愣了一下,笑得愈发像从灰堆里捡回来的招财猫不倒翁。


那天他们在月光下跳到mp4自动关机才回家。







*不是我爱写某一方生病 而是我高中时不想上课的潜意识的顽强映射.

评论

热度(232)

  1. Demens用户已离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