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ens

敲打着我的眼睛

我爱爸爸妈妈弟弟:

敲打我的眼睛


生病的王puppy一个人在家休息好寂寞。





他闭上眼的时候,有什么在敲打他。


脑袋里耳朵中,咚咚咚。


给粉丝签名的时候,拇指指甲劈开了一点,刺刺拉拉的划过纸,呲呲呲。


有点累,走到后台休息。


后台拥挤的味道很好闻,闷死他,脑子不再转动,柔和的将他拖入深渊。


抚摸后颈的手,自己的手,别人的手。


段宜恩摸摸王嘉尔的脖子,觉得暖暖的湿汗滚在烧热的皮肤上,呈现很不自然的病态。


“Jackson……”


“Jackson!”


咚咚咚。



馒头出炉了,意思是王嘉尔从被窝里爬出来了。


睡的热乎乎的,像蒸熟了一样。王嘉尔心满意足的抿嘴,重新钻回被窝,被子乱乱的团在一起,让他很有安全感很舒服。


“哥!”


bambam进来喊王嘉尔吃饭,把软乎乎皱巴巴的他哥展平了,手指硬硬冷冷的,王嘉尔把脑袋往他怀里钻,被又瘦又干的小胸膛咯着了。


“bam啊!”他闭着眼睛“睡觉对我来说比吃饭重要,知道吧?”


bam把他眼睛撑开“吃饭也很重要的!”


笨蛋,是让我请他吃饭比较重要吧!


王嘉尔睁开眼扒拉扒拉头毛,抱着bam起来了“我们bam变瘦了,我要请他吃饭!”


“说什么?”bambam噘着嘴学他的语气“是我请哥吃饭。”


走上街的时候,太阳很亮,像从地下室钻出来一样,感受到了眼睛的疼痛。


咪咪眼睛,眼尾立刻翘了起来,真好看啊。


bam翻着钱包,反复强调这次一定是他请客 王嘉尔决定要吃贵的。


“为什么不喜欢吃的都挑到我碗里?”王嘉尔忍了几次没忍住。


bambam委屈死了,是想让哥多吃点才这么做的,结果却惹得王嘉尔不耐烦了,所以露出了变变扭扭欲哭无泪的表情。王嘉尔看不了这种表情,过了一会儿心疼了,恨不得把他抱到腿上哄。


结账时,王嘉尔强硬的结账了“我出门时就决定请你吃贵的,哥请客是天经地义的。”


觉得自己果断结账的行为很帅,王嘉尔兴致勃勃的拉着bambam继续在街上转。


然而街上空空荡荡的,很失望。


王嘉尔睁开眼睛,热气烘干他湿漉漉的眼睛,他给bambam发短信。


“哥梦到你了。”


他把短信看了看,删掉。


“想哥了吗?”


bam回复他“哥好好休息吧。”


这样的回复太平淡了,王嘉尔失望的钻回被窝。暖暖的被窝又开始蒸馒头,王馒头闭上眼睛准备做梦。


好饿啊,王嘉尔想。





闻到软绵绵的肉的香味,王嘉尔撑开眼,懒洋洋的翻身,透过开着的门缝看见金有谦收拾桌子准备扔垃圾。


王嘉尔耸耸鼻子“金有谦。”


声音不大,但是金有谦敏感的听到了,赶紧进屋看他哥。


“怎么了?”


王嘉尔问“你吃炸鸡了?”


“嗯啊。”


“……那你不知道让让我!”王嘉尔委屈大爆发。


“哥,哥!”金有谦急急忙忙凑过来捧着假哭的王嘉尔的脸“不好吃的……”


王嘉尔被这笨嘴拙舌的弟弟气的要真哭了,肩膀直接顶开这白眼狼小兔崽子,金有谦被王嘉尔强壮的臂膀一推,居然真的被推开了。


王嘉尔一愣,把他搂回来一点。


金有谦赶紧又捧住王嘉尔的脸蛋,左边捏一下,右边捏一下。


“哥,亲我吧。”金有谦眼巴巴的求bobo“然后就算和好。”


王嘉尔几万个不愿意,还想再被哄哄,结果金有谦直接把脸凑上去堵住他的嘴。之后还乐呵呵的说王嘉尔的嘴像coco一样是三瓣的。


给王嘉尔气醒了,睁开眼当然没有死皮赖脸的金毛狗,只有安安静静的房间。


“要死啊,不许你说我的w型嘴,那是我们家族遗传。”


王嘉尔气呼呼的给金有谦发短信。


金有谦莫名其妙的回复他“我哪有说过?我觉得哥的嘴很可爱啊。”


王嘉尔气的把手机甩一边“我说有就有!”


肚子咕噜噜的叫,王嘉尔大梦一场却没有消磨多少时间,等到中午再吃饭吧,这样想着还想睡觉。




醒过来时珍荣背对他坐着,朴珍荣不怎么进他房间的,王嘉尔蛮高兴的,戳戳他的背。


“朴puppy?”


话出口才知道嗓子是如何沙哑的,磨磨蹭蹭的音节自己听的都不舒服。


朴珍荣这才回过头,依旧是笑意盈盈的美丽的脸,“我们王puppy醒了?”


王嘉尔被朴珍荣温文尔雅宠溺非常的声音哄的通体舒畅,卖乖的点点头,撒娇“珍荣,我又渴又饿,饥寒交迫……”


朴珍荣摸他热乎乎的脸“我看你睡得挺舒服的。”


王嘉尔这才发现朴珍荣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心情好,有点不安“珍荣……”


说实话,王嘉尔有点怕朴珍荣,珍荣深谙推拉之道,对他总是忽冷忽热忽远忽近,他们亲密时王嘉尔会觉得侥幸又开心,但疏远时王嘉尔又感觉冷嗖嗖的,好像没有真正接近过一样。


他最怕的是朴珍荣偶尔说出的,一些真实又残酷的话。


因为这小小的害怕,王嘉尔总会不自觉在他面前退让,现在朴珍荣摸到他脖子后面了,捏着一小片皮肉。


这让王嘉尔想起了在游戏里摸珍荣后颈时,曾把他认成段宜恩,他们两个都有光滑细嫩的皮肤,精巧突出的骨节。


游戏里把朴珍荣认成Mark之后,珍荣又开始皮笑肉不笑的疏远他,弄得王嘉尔好委屈。


“不准委屈。”朴珍荣捏他鼻子“认错我你还有理了?”


此时朴珍荣揉着他的耳朵问他“Jackson,几点了?”


“我不知道……”


“吃饭了吗?”


王嘉尔一个激灵,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朴珍荣对他叮嘱一定要按时吃饭,不然就是在糟蹋身体,休息还不如不休息。


“我我我……”王嘉尔想说自己一点不饿,又想说睡觉一小时等于吃两碗米饭,结果被朴珍荣揪了一下耳朵,疼的不敢说话只会装可怜。


“不准委屈。”朴珍荣说“不听话你还有理了?”


王嘉尔给吓醒了,从被窝里翻腾起来看手机,果然已经过了饭点儿,再仔细一看,三条朴珍荣的未读短信。


王嘉尔受宠若惊又忐忑不安的点开。


“Jackson,吃饭了吗。”


“睡觉了?”


“不听话啊。”


“没没没。”王嘉尔急忙回复“当然吃了啊。”


“有字拼错了。”朴珍荣回复。“今天Jackson很乖啊,也没有打电话烦我们。”


王嘉尔苦巴巴的抹了抹头上的汗,爬起来觅食。





吃饭时,林在范打电话给他“Jackson,休息的怎么样?”


“超好……”


“那就好。”队长雷厉风行的“好好休息,按时吃饭,恢复身体,活动不要担心,有我们呢。”


“怎么这么官方呢……”王嘉尔有气无力的说“行行行我好好休息。”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那你休息吧。”


挂了电话,王嘉尔越想越觉得林在范酷酷的,真让人又崇拜又想逗逗他,于是发短信说还想听到在范哥的声音。


在范哥酷酷的没有回复他,留他一人生闷气哭唧唧。


过一会儿崔荣宰发短信给他“在范哥说不知道跟你聊啥,叫我陪陪哥。”


哼,你当我是留守小狗啊,王嘉尔心里觉得队长有点温柔,美滋滋的回复崔荣宰。


“我才不跟你聊呢,跟荣宰说话最没意思!”


荣宰超气。




晚上终于等到大家回来了,王嘉尔听见房间外面微微的嘈杂,钻进被子尽力隐藏里面有个人的事实,他要等到有人找他再钻出来给他们个惊喜。


结果快闷死了也没人进来。


王嘉尔气的发懵,突然感觉有人推门而进,急忙闭上眼睛。


来人一下就发现被子下面有个人。轻轻掀开,摸摸他的头,在钻进衣服摸摸他的小肚子,最后按按他的眼皮。


等下,我什么时候有小肚子的,王嘉尔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也摸摸自己的肚子。


“你看你,眼睛都睡肿了。”段宜恩说。


王嘉尔超不满“怎么就你一个?”


段宜恩继续摸摸他脑袋“我叫他们不要打扰你休息的。”


王嘉尔更不满了“我就是要有人打扰!”


段宜恩没理他的抱怨,还说今天珍荣告诉他Jackson肯定没吃饭所以带吃的回来了谁知道一摸你肚子吃的滚圆。


“你才滚圆呢!”王嘉尔被戳到痛处了“我没有吃很多,就是睡着觉没来得及消化。”


“好好好。”


王嘉尔觉得被敷衍了,闭上眼睛不理他,段宜恩对着他眼睛吹起,眼皮凉嗖嗖的。


吹的王嘉尔想哭。


吹出的风敲打着王嘉尔的眼睛,脑中的梦敲打着王嘉尔的眼睛,暂且的孤独敲打着王嘉尔的眼睛。


“嘎嘎,你不高兴?”段宜恩小心翼翼的揪他的头毛。


段宜恩的温柔敲打着王嘉尔的眼睛。


“我不要休息……”


“什么?”


“我好寂寞啊!”王嘉尔自暴自弃的吼他,然后嘀嘀咕咕的说一个人待家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没吃没喝没人说话狗都不理他,梦见bambam梦见有谦梦见珍荣了梦里都在欺负他。


段宜恩其实没太听的懂他说什么,本着照顾病人的想法一味的哄。


“晚上我陪你睡觉。”段宜恩说。


王嘉尔心说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你今天累吗,Mark?”出于客套王嘉尔问。


段宜恩挠挠脸说了实话“还是挺累的。”


王嘉尔的脸一秒变委屈巴巴。


段宜恩笑着说“因为想你所以很累。”


王嘉尔脸红了“哇,你是故意的吧?”


他冲段宜恩眨眨眼,眼睛亮晶晶的。



只言片语敲打着王嘉尔的眼睛,对某些东西的爱和某些爱敲打着他的眼睛,他总是这样睁开眼睛的,如同打开一扇门。






嘎出来了,高兴。

评论

热度(315)

  1. Demens我爱爸爸妈妈弟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