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ens

废稿自存

查无此人: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一次失败的诈尸. 太失败就不带tag了.




*感谢魔.

*去哪个区哪个区就下雨,踩着鞋拖狂奔. 没天理.

*勿上升真人.

「Mark哥发来一条语音消息。」
「Mark哥发来一条语音消息。」

这哥鲜少发语音,斑斑洗完手甩了两下就滑开屏幕——

“能帮我叫辆车吗?这两个航站楼不挨着。”
“我手机没那么多电下载打车软件,前面排队的人太多了。”

果然是有急事才发语音,斑斑把手机一扔,慢条斯理地擦干手,这才问他在哪儿。说实话他真想装作没看见,但以他哥的脾气,铁定还是会赶去接机。

为了那个比太阳还远的大明星,值么?

斑斑还在唏嘘,屏幕上又刷出条语音——“不用了,一下子来了好多车,马上就到我了。”

任务撤销,斑斑却皱着脸,快速在键盘上敲:哥,你又去追那个明星啊?

这次回复不是语音了,方方正正的黑色字体:他有名字,他叫王嘉尔。

紧跟一条:我们在一起跟他是不是明星没有关系。

斑斑被这两句话弄得浑身拧巴,僵了一会儿才松出口气,在屏幕上点:哥你别生气,我就是看你太辛苦了。

“是很辛苦,充电口都被占了,我这次还忘了带新相机。”

可他说的并不是这个辛苦啊,算了,他哥乐在其中,他也拦不住。斑斑又点了几个表情包,但都没有回复,应该是彻底没电了。

漆黑的屏幕上映出段宜恩的脸,他把口罩向上提了提,往栏杆上一趴,静静望着朝外涌的人群。周围热闹的气氛跟他隔了个结界,他听着姑娘们手心儿后藏不住的雀跃,扫过无数面孔下陌生的爱意,轻轻阖上眼,又颤悠悠地睁开,漾出一道波。

有一个人,踩着他眼里跳涨的波浪,一步步跃过水花,轻巧地破开他的结界,又呼啸着卷走他的意志,晃着鸭舌帽遮不住的光。

汹涌海面上的太阳。

段宜恩被其他粉丝拥着往前走,手机没电、相机没带,倒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接机。眼睛里布满红血丝,脱力站不稳还装搞笑,被挤到也使劲儿扯着嘴角。

艺人王嘉尔,一点都不好看。

眉毛在碎发后拧了个弯,等王嘉尔走出机场,段宜恩便退出了人群。到酒店办了入住,段宜恩一头栽在床上,口罩仍挂在耳后,任着自己陷进味道奇异的被子里。

松软的被子被撞出几个山包,猛然鼓起,又悄悄垂去,颓然散尽在空气里,恢复成平平整整的模样。

房门被推开,来人也不言语,锁上门便扑到他身上。段宜恩伸出胳膊接住他,手掌在他的脊背上徘徊,又渐渐停止。

有点重。

有点累。

胸腔里的气体争先恐后地逃走,心脏挤出的血液游得越来越慢,段宜恩的手滑到他臀上——“啪”。

王嘉尔扑棱了两下,身子却还黏在段宜恩上面,“你打我?!”

说着段宜恩又给了他一下,“你太重了。”

房间没开灯,但段宜恩却清清楚楚感觉到王嘉尔在瞪他,圆滚滚的瞳仁儿里映着些霓虹的光。

他这幅样儿像羽毛一样拂在段宜恩心室上,酥痒的感觉挤走了那点没有缘由的倦意。段宜恩带着他翻了个个儿,拿自己的鼻尖去磨他的。王嘉尔扭头不配合,段宜恩干脆蹭上他的胡茬。

“逗你的,我们cheeloved不重,就是太瘦了。”

鼻尖的磨蹭让原本低沉的声音沾上些粘糯,王嘉尔听了有点儿想笑,抖着嘴角问他:“cheeloved是什么?”

段宜恩往下挪了挪,赖在他颈窝里,“爱吃cheese的beloved,就是cheeloved。”

王嘉尔还想跟他争辩一番,却被他锢得紧紧的。

“别动。”

王嘉尔自发地换了更舒服的姿势,双腿搭上段宜恩的腰。可是好容易见一面,就这么一直静如处子地粘在床上?

王嘉尔又开始挣扎,但起义失败,被敌人彻底压制。

“别动啊……昨天抱了那么多人,我都要补回来的……”

……那是我的工作啊大哥?我抱得都是衣食父母好伐?

……还不松手么。

……再让你抱五分钟好了。

……最后五分钟。

……我不会死在这里吧?妈咪,爹地,救救你们的崽!

……zzz

“晚安。”

///////

第二天的行程在晚上,王嘉尔随便套了件衣服就拉着段宜恩出了酒店,没待一会儿就又接到经纪人的电话,说是已经到附近了。

段宜恩甚至连一个吻都来不及偷。

保姆车转眼就开出去几百米,段宜恩蹲在马路牙子边上,下唇被咬得泛白。

蹲得久了,脑供血严重错乱,段宜恩有些决绝地想,要不干脆包养他?

下定决心,段宜恩直起身,想着晕眩劲儿过去就去联系王嘉尔的公司。等眼前又恢复清明时,发现多了个人。

一个罩着黑色帽衫,套着黑色裤子,戴着黑色口罩,骑在自行车上,噙着笑望着他的人。

段宜恩觉得嗓子发紧,险些破音,“行程呢?”

“什么行程,就是让我和女主角假装约会被拍,无聊的炒作。”王嘉尔的手缩在袖子里,扒愣着车铃儿,叮叮当当的,挠在段宜恩鼓膜上。

“而且,”他又开口,“我想跟你待着。”

段宜恩还是不说话,就那么盯着他。有雨点掉在地上,一滴滴晕开,一圈圈扩大。

王嘉尔急了,把车铃儿按得像警报器,“你说话啊!不然经纪人哥又要把我逮回……”

段宜恩拦住王嘉尔的话头,把他的帽子往下拽,盖住他的眼睛,然后隔着口罩在他嘴巴上飞快点了点,趁王嘉尔炸毛前跳上了后座。

自行车瞬间冲上马路,段宜恩笑得接了一嘴的雨。

有点甜。

*硬要拗一个主题大概就是,与明星跋山涉水般的恋爱?

*逃工作这种事情我们王劳模是一定不会做的,所以请将故事与现实分开. 但真的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睡一觉.

评论

热度(41)

  1. Demens用户已离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