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营养

追求美丽而无用
要么在厕所 要么在床上

【伉俪】声声慢5.7

*cp全出来了

(五)19,25
23:00。
“哥,我睡一个小时,等会叫我起来赶计算机实验。”
尔冬进入梦乡。
 
0:00。
“哥一会叫我起来写有机。”
朴珍荣合上《有机化学》,倒在枕头里。
 
1:00.
“哥我眯会儿,你睡觉时叫我起来我的片儿没看完。”
南北爬上床。
 
2:00
“哥记得五点叫我起来!!我明儿下午就要交图了!!!”
环顾四周,没有哥。
算了,凌载容心安理得地爬上床。
 
“我清早起床睡意浓睡眼尚迷蒙,我忽然想起今日是假日好时光……”
“几点了?”
“卧槽!!六点了!!”
“七点就要上课了啊啊啊啊啊我TM还有三十多页!!”
“你咋不叫我起来!”
“我咋知道你叫的哪个哥!”
“...

10

【伉俪】声声慢5.6

前文链接

5.5

(五)19,25

王嘉尔深深吸一口气,走进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他爸双手吊在一根梁上,两脚悬空练臂力。

他正想发作,又想起来自己年轻时候也干过这档子蠢事,只赶紧把他爸扒拉下梁。他爸说段流氓来了,一抬头,段宜恩他爸瘫在沙发上正翘着脚,愉快地吃鸡。

两人又吵起来。争论到底是加白砂糖还是加炼奶、对面交易所徘徊的股民究竟会买进谁家的股、火箭称霸还是勇士居上、昨天超市的阿姨卖菜没有打折究竟是段爸不够帅还是王爸不够骚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行行行你们俩赶紧给我滚出去。”王嘉尔正因为帐对不上烦得很,一把把两个老人家赶出去。

“儿砸你咋还不找女朋友?男朋友也成啊?”

嗯...

2 8

【伉俪】声声慢5.5

前文链接

5.4


*第五章大概会放长线,请无视我诡异的标号


(五)19,25

“许……许颂……颂平?”

“诶对啦,你看你,眼神还不如你弟好使。”


朴珍荣抓着一团皱皱巴巴的纸,费劲地辨读。林在范抱着胸,面沉如水,眼泛刀灰。


“你来干什么。”

“手头有好生意,来不来?”


自称许颂平的人干巴瘦,鼠目射出来精溜溜的光。头发上抹了发胶,得体的西装,腕上勒着块金表。朴珍荣有点害怕,躲到林在范身后。


林在范还是跟他走了出去,把朴珍荣锁在家里。


没过一会王嘉尔就翻到厨房的窗进来。


“...

6 7

【伉俪】声声慢5.4

前文链接

1

2

3

4.1

4.2

4.3

4.4

5.1

5.2

5.3


(五)19,25

朴珍荣放了学丢下书包就往楼下跑。跑过湿地公园,跑过繁华的一条街,跑过废弃的建筑工地,到了一片坡。满山满野的杂草这里那里都是长得半人高,朴珍荣踅摸进草丛里,拨开带刺的野草,就看见一大片一大片的鸢尾铺开在眼前。驳岸边稀稀拉拉地长几棵池彬,欲盖弥彰地补一点荒地的伶仃,叫人想起东边街头修钟表爱看片的老头的黄牙。

他看见他哥骑着自行车一圈一圈地在驳岸边溜着,两手没放在车把上,双腿蹬得飞快。

他哥一脚刹住踏把,招呼他说:“下来!赶紧下来!”


他抹一把汗水涟涟的脸...

5 9

【伉俪】声声慢5.3

(五)19,25
林在范和朴珍荣拒绝了学生会的好意,自己把行李扛上了7楼。
拿钥匙开了门,林在范走进去,还没迈开步子,就结结实实地摔一跤,行李箱倒了,轮子骨碌碌地转。
朴珍荣抻长脖子,看着光洁的地板,愣是看出来他未消的痘印。

握着拖把的舍友擦了把汗,深藏功与名。

朴珍荣从他哥的尸体上踏过,满面春风:"你好!我是生物系的朴珍荣!"
"你好!我是物理系的尔冬!"

后面一个哥们儿颤颤巍巍地直起腰,满头大汗,"你。。。你好。。。我是城乡规划系。。。系的凌载容。"

。。。。。。?????

林在范的脸突然蹭地有些变红,耳尖粉粉的。

朴珍荣没注...

2 9

【伉俪】声声慢5.2

(五)19,25
夏天里,太阳毒辣。蝉不知疲倦地叫着。
斑妈坐在路旁扇风。
"阿姨!"没看清楚一颗小炮弹就撞进怀里。朴珍荣在斑妈眼里,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斑妈开怀笑着摸摸她头。
"阿姨,好多小孩子要我给他们辅导,我没法来店里卖珍奶了。"朴珍荣撇撇嘴。斑妈乐呵呵地说没关系。

自那天听了林在范跌宕起伏的身世后,他对他哥肃然起敬,决心干票大的,养家糊口。
他缠着王嘉尔:"我哥以前都做过啥啊?"
"你问他呀!"
"他不肯说呀!"
"你就听他吹吧。打黑工是真的,我看他眼睛都快瞎了那时候,跑药材那个,明明是他自个...

10 13

【伉俪】声声慢5.1

(五)19,25
女人盘腿坐在床上。昏晦的日光透进来,空气中浮起阵阵微尘。
女人懒懒地抬眼,抖抖烟灰。葱白纤长的食指与中指指缝,熏出一块黄。
女人生的极美。新月般的脸庞,乌黑油亮的发。柳叶眉,丹凤眼,唇生的如一片玫瑰花瓣,微启也能透出千般万般滋味来。
她衣衫半解,鼓囊囊的乳房半遮半掩,像发的极好的白面馒头,叫人忍不住去探索,去满足在女人的丘壑间纵马奔腾的快感。
被子从她光柔的肌肤上滑落。她捂着胸去捡,又想起什么似的,咯咯咯地笑着,索性袒胸,大摇大摆地起来。旁人见到,只怕是叹好一出新贵妃醉酒。

林在范却不觉得,他冷冷地看着丰采不减的母亲。

彼时他仍然年轻的母亲刚与男人酣战一场。脸上是红扑扑的满足,汗香...

3 16

【伉俪】声声慢4.4

朴珍荣一直以来,都是默默流泪的。
发出的声响再大,世界也听不见。

他承认,有一点点怨林在范,为什么好像有意逃离他身边。
不,他应该过更好的生活。这样想朴珍荣就消了气。

之后种种变故,朴珍荣觉得不能再去烦林在范。他已经大了,该学会自己拿捏。

外人看起来,朴珍荣早熟而独立,通礼而疏离。但王嘉尔经常站在朴珍荣这边,就连段宜恩,有时候也撇嘴问林在范:"你是不是对你弟太不关心了?"
林在范跳起来:"老子今天没让他洗碗!"
反正他就是有理。

林在范还瞪他呢,"你怎么收买的我兄弟?"
"色相啊。"朴珍荣捻了一朵花戴头上,眼射春波。...

13 17

【伉俪】声声慢4.3

*我好像野心太大了
*我好像就是对高中很有执念
*我发誓再写一章高中生就不写了

(四)17,23
林在范正啃着鸡腿看球赛。
一盒炸鸡,他习惯于先左右开弓,各抄一只鸡腿。酱料每回都跟阿婆死皮赖脸地要足足的,鸡腿左蘸一口甜酱右蘸一口辣酱,吧唧吧唧嚼的欢。
朴珍荣正双眼喷火地写作业。他每个字都写得又大又实,每根笔画都明晃晃地透出对林在范的控诉。

刚吃完饭林在范摸了一把他肚子,惊恐万分。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会有肚腩?!"

待朴珍荣自然而然地伸手拿炸鸡,林在范一把打肿了朴珍荣的手,给了他一颗砵仔糕打发走人。

"王嘉尔!林在范这个贱人为什么不给我吃炸鸡!"
"...

1 8

【伉俪】声声慢4.2

*高中还新鲜着

(四)17,23
朴珍荣最近觉得王嘎神神道道的。他正跟林在范斡旋着晚上要吃汤,要往里面放上陈而不老的桂圆干、肥而不腻的猪肚、不嫩也不老的小母鸡、新鲜饱满的枸杞红枣,慢火细熬,收水三分。
林在范说你出门左拐有家大排档。
朴珍荣沮丧地转头,王嘎正表情丰富地看着他。
"你猜林在范会不会按要求给你熬汤?"
"废话,"朴珍荣奇道,看着王嘉尔的露出一副果真如此的颜艺,"林在范最近发现了我的价值,他准备好吃好喝地供着我,多一条出路。"
"?"
"他昨天看电视,看到一个酸梅汁广告。"
"然后?"...

1 11
 
1 / 2

© 没营养 | Powered by LOFTER